2021年7月中国河南水灾
20210720 Zhengzhou Floods.jpg
2021年7月20日河南郑州的街道
日期2021年7月17日 (2021-07-17) ()
地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南省(主要)
河北省山西省湖北省(次要)
死亡至少63人
受伤至少50人
失踪至少5人
财产损失估计871.7亿人民币

2021年7月中国河南水灾,是指2021年7月17日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南省郑州漯河开封新乡鶴壁安陽等地暴发的持续性强降水天气。郑州最大小時雨量达到了201.9毫米[注 1],郑州等19个气象站突破建站以来日雨量极值[7]。暴雨也使鄭州地鐵5号线发生12人遇难的淹水事故以及京廣路隧道发生4人遇难的淹水事故(截至7月24日)。暴雨引发的洪涝和次生灾害造成河南省1144.78万人受灾,因灾死亡63人,失踪5人(截至2021年7月25日12时)[8]

天氣

中國氣象局表示,發生暴雨的主要原因,為距離河南省1000公里以外的颱風烟花副熱帶高壓源源不絕地引導大量水氣到陸地,並受到太行山等地形抬升的影響,在河南集結成雨,造成此次河南大量降雨形成洪災[9]

截至2021年7月21日20时的监测显示,河南省有郑州新密嵩山荥阳巩义淇县焦作卫辉修武鹤壁临颍新郑扶沟偃师博爱縣获嘉鲁山縣登封中牟武陟开封温县许昌汝州沁阳郏县通许等27个国家级气象站突破建站以来最大连续3日降水量历史极值[10]郑州新密嵩山荥阳偃师汤阴淇县扶沟鹤壁巩义卫辉安阳登封焦作博愛尉氏伊川孟津温县等19个国家级气象站日降水量突破建站以来历史日极值[7]

郑州

2021年7月20日0时至21日12时,郑州的小时降雨量[11][12]

2021年7月16日,郑州开始遭遇暴雨。7月19日14时至20日14时,郑州的平均降水量达到了253毫米。[13]

2021年7月20日16时-17时郑州国家级气象站分钟降水

之后出现了最大小时降雨,其发生在7月20日16时至17时,该小时的降雨量达到了201.9毫米[14][15][16]

从7月17日20时到20日20时,郑州三天的降雨量达617.1毫米[1]。20日凌晨4时至21日凌晨4时的降雨为郑州最大24小时降雨,达到了645.6毫米[17]。郑州以往的平均年降雨量为640.8毫米。[1]

郑州的最大时降雨量和最大24小时降雨量,均已突破自1951年郑州气象台建立以来的历史纪录。[注 1][18][1]

新鄉

2021年7月21日19时至21时新乡市区牧野站2小时降水267.4毫米,超过20日郑州2小时最大降雨量262.5毫米[19]

2021年7月17日8点至22日6点,新乡市最大持续降水量907毫米,最大降水总量、最达小时雨强、最大两小时雨强、最强时段降水总量均与郑州相当[20]

鶴壁

7月17日08时至7月22日08时,河南鹤壁市科创中心单站累计降雨量为1072.6毫米(至10时为1105.9毫米),过去24小时降雨量为777.5毫米,截至7月22日,降雨还在持续[21]

灾情

中新网7月20日对河南省洪水的视频报道

河南省內有13座水庫達到超汛限水位[22]。河南全省139个县(市、区)1464个乡镇1100多萬人受災、63人死亡、5人失聯,农作物受灾面积876.6千公顷[23]

7月22日 郑大宿舍外积水,该区断水断电,三楼以下人员向高层转移

郑州

7月20日郑州的暴雨

2021年7月19日至21日,郑州气象台发布至少6個暴雨红色预警信号[24][25][26][27][28][29]。7月20日,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30][31][32]

2021年7月20日,贾鲁河中牟段于17时提升为I级应急响应,位于上游的常庄水库出现险情,15时记者获悉常庄水库已开始泄洪(于上午10时57分达到127.87米,警戒线为127.49米,超出警戒水位38公分)[33],于当晚继续泄洪[34][35]。泄洪流量每秒钟3立方米[36][37],初步得到控制[38]。7月21日凌晨1点半点左右,郑州市中牟县韩寺镇荣庄村贾鲁河一段河堤溃口,村子被淹。村民已经全部提前安全撤离,没有人员伤亡[39]。7月21日8时许,郑州市委宣传部发布市防汛指挥部通知,郭家嘴水库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周边相关地区人员立即转移,当日7时30分起,所有人不得进入该区域[40]。郭家嘴水库(小(1)型)下游壩坡大范围冲刷垮塌,但未发生决口溃坝。目前壩顶已基本不过流,当地正在继续扩挖临时泄流通道,降低水库水位[41]。7月20日上午以来,黄河河南巩义段赵沟、裴峪、神堤三处控导工程出现不同程度的山体滑坡。截止7月21日,淤泥堆积造成联坝路无法通行,工程周边道路全部中断,道路正在疏通[42]

位於鄭州市京廣路隴海路交叉口的京廣北路隧道是受災最嚴重的地點之一。該處主線全長1835米,總高6米[43],綜合《新京報》等內地媒體24日報道,該隧道20日暴雨期間在5分鐘內被淹平,隧道內積水一度高達13公尺深,造成大量車輛、人員被困。當局自21日起使用大功率抽水機抽取隧道中的積水[44],水位下降後,可見隧道口有大量被淹車輛逐漸顯現出來,呈現不規則狀堆疊,大批警力趕赴現場戒嚴,禁止民眾靠近。已知兩名14歲的少年均在20日於隧道遭遇洪水後失聯[45]。截至7月24日,京广北路隧道中已发现四名遇难者、200多辆车,抽水工作仍在進行[46]

7月20日晚,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区一樓淹水嚴重,被迫停电,心电监护和备用电池全部耗完,急救科室请求支援[47][48]。21日下午,郑大一附院进行全员转院工作,其中600多名重症病人优先转院[49][50]。副院长闫新郑稱,醫院一百年未關過門,卻因此次暴雨關門停業[51]。7月26日早上8时,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区门诊、急诊、发热门诊將开诊[52]。此外,7月20日暴雨已将位於常莊水庫下游、緊鄰賈魯河華中阜外醫院一楼完全淹没,被困一千多人。从當晚开始,医院内人员就吃不上饭。从7月21日早上两三点左右开始停水停电,整个医院仅有三个ICU病房用在发电机维持[53]。7月22日上午,郑州市中牟县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开始转移病患、病患家属和医护人员[54]

郑东新区白沙鎮的小区受灾严重。小区臨近賈魯河,属于常庄水库泄洪的下游地區,截至7月22日,小区外的積水涨到接近1.6米,水位仍在上涨,业委会和物业组织的自救已经接近极限,无法堵住水;小区停水停电,水位淹没地下车库后可能进一步关闭燃气,小区内缺乏食物,居民已经超过24小时无法购物[55],5000餘人被困。在受灾较重的白沙镇宽豪斯小区,房屋一楼被水淹没[56]。截至7月22日15时许,救援人员共营救疏散被困群众2000余人[57]

截至7月21日,洪涝灾害導致巩义至少4人死亡[58]

7月22日,郑州樱桃沟景区告急。區域內多項基礎設施被洪水沖毀,進入斷水、斷電、斷網狀態,無法與外界取得有效聯繫,成了一座「孤島」。櫻桃溝有12處大壩被沖毀,其中三個主要大壩全部沖垮,受傷人員415人,緊急轉移人員7136人,3234處房屋窯洞包含廠院、倉庫受損,道路塌陷、滑坡1578處受損,大面積地基下沉244處[59]

事件造成鄭州停水停電通訊訊號中斷,當局緊急搶修供電供水系統[60]。截至7月24日12时,郑州市因灾停电小区共1194个,已经通电301个、使用临時电41个、未恢复131个。主城区因灾停水小区1864个,已恢复供水1577个。通信方面,25272座基站已经全部恢复,移动通信网络全面恢复正常。971个受灾小区中,主城区已排涝除险536个,剩余158个预计25日排水完毕;各开发区、区县市277个小区排涝进展顺利[61]

7月23日上午,郑州市中原区航海西路166号茜城花园小区的15号楼、22号楼楼体发生倾斜。所在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稱,经专家现场检测,该小区15号楼与22号楼发生倾斜是因为受到了暴雨的影响,居民已撤離[62]

自2021年7月23日0时起鄭州市防汛Ⅲ级应急响应降至Ⅳ级[63]

截至7月23日,鄭州全市有51人遇難[64]

交通运输

因暴雨受损的郑州路面
7月20日洪水期间的郑州街道(中新网的视频报道)
7月21日,中新网记者乘坐高铁列车河北邢台东站河南郑州东站时拍摄的车外场景

7月20日的暴雨導致郑州地铁多處車站和隧道被淹,郑州地铁18时10分全线网停运[65][66]。當時鄭州地鐵5號線五龍口停車場内的水深几乎快到2米[67]。7月20日18时左右,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5号线海灘寺站沙口路站之间的行车隧道,导致一列编号0501的列车被困隧道内并进水[68],車廂外積水高過車廂內,积水漫過乘客胸口,最高水位甚至到達乘客脖子。鄭州地鐵5號線嚴重水浸事故已导致12人死亡,5人受傷[69][66]。7月21日上午,鄭州地鐵官方網站變為黑白色[70]。还有部分5号线乘客至今仍失联[71]。6名失聯乘客的家人於7月22日晚在警方陪同下進入車站尋人,但未有任何發現[72]。截至7月22日20:00,涉事的海滩寺站、五龙口停车场正在抽水,沙口路站即将抽水(正在运送水泵)[73]

截至7月20日下午4点半,郑州公交有80多条线路停运,主要集中在三环、四环运营区间。受市内积水点影响,150余条公交线路临时绕行。因强降雨导致水位过高,为防止纯电公交车出现高压电伤及乘客,郑州纯电公交已于7月20日14点30分停止运营[74]。截止7月25日12:00,已恢复运营327条,线路恢复率达95.87%。其中全线恢复运营228条,区间运营线路99条。另有12条四环区域线路因道路不通或场站积水等原因暂不具备恢复条件[75]

郑州机场因为暴雨取消、延误航班超200架次。因7月20日晚9时许,进出郑州机场的地铁、城际列车已经停运,机场高速通行受限,旅客无法进出机场,鄭州機場決定从7月20日20:00至7月21日12:00暂停进港航班。5000余人受此影響滞留航站楼[76]

郑西高铁陇海铁路郑州洛阳区间发生水漫线路、路基坍塌、设备淹水,列车无法通行,導致途经郑州地区的京广高铁、徐兰高铁、京广铁路、陇海铁路、焦柳铁路、宁西铁路等线路的运输受到影响[77]郑州东站超过50趟列车停运,车站临时加开5个退票改签窗口,大量乘客滯留[78][79]。截至7月21日上午,郑州东站郑州站所有列车停运,恢复开行时间未知[80]

截至2021年7月21日19时15分,河南全省高速公路禁止货车上站,多條高速公路禁止所有車輛上站[81]陇海铁路站街集沟段出现塌方,铁路部门正在抢险;310国道白河立交桥东300米等路段因水毁塌方导致断行。

7月19日下午,福州至洛阳K31次列车行驶至陇海线穆沟站时因山体滑坡滞留,车内出现物资短缺,尽管穆沟站曾组织干部职工到附近商店购买物资,但仍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且穆沟站周边道路多被洪水冲毁,救援困难,有旅客翻出车窗前往穆沟村[82]。洛阳车务段为此从其上行的上街站抽调人员,于21日凌晨5点30分将30箱水、400个面包、5箱火腿肠等重要生活物资运送到车站附近,徒步搬运到车站后送上列车[83]。7月21日下午14时30分,K31次列车上的旅客乘坐地方政府和铁路部门共同安排的公路客车前往洛阳、偃师等地[84]

7月20日16时许,包头至广州K599次列车行至京广线郑州市南阳寨至海棠寺区间时,因暴雨导致路基下沉,第3、4节车厢发生倾斜。乘客已全部安全转移[85][86],但7月21日15时34分,受暴雨影响,K599次列车(FK600次列车)在折返途中,再次临时停靠在新乡北站1200米处曲线弯道上,车体一切正常。在列车长陆超多次与地方联系和沟通下,新乡北站工作人员克服停电、内涝水害、人员短缺等困难,采购到牛奶58箱、矿泉水35箱、面包10箱、火腿肠70包,迅速送上列车[87]。7月22日21时03分,在河南省内一共滞留4天的K599次列车再次从新乡出发,继续前往广州的行程[88]

广州至兰州K226次列车于7月19日16时30分许从郑州站出发开往兰州,列车在离开郑州站后的第二个车站(铁炉站)停靠,截至7月21日上午已经停靠超过40小时,另据列车乘务员反映,本次列车乘员约735人左右,目前乘客情绪总体稳定,车上於21日已断粮断水,急需救援[89],21日13时许收到第二批补给物资[90]。7月21日21时37分,随着列车进入郑州站8站台。21时39分,K226次列车滞留在铁炉站两天两夜后,终于返回到郑州站,随后开始折返[87]

7月20日10时,滞留在郑州车务段长葛站乌鲁木齐至广州的Z138次列车和滞留在新乡东站北京西至西安北的G651次列车,向车站请求支援。郑州车务段和新乡东站紧急调集货源,协助餐料。饮用水和应急食品及时运送上车,并做好旅客情绪安抚工作。同时为旅客集中办理退票、改签手续[91]

另外受河南省特大暴雨影响,K292次、K206次、K330次列车于7月19日开始,分别在巩义站巩义东站避险。巩义站、巩义东站积极与列车长联系,为列车做好后勤保障服务。受暴雨影响,巩义市全市停水。为做好用水保障工作,巩义站及时联系地方政府,使用消防车向滞留列车K206次、K292次进行供水,保障列车正常用水。同时,联系地方医院及时救助车上孕妇和身体不适的旅客。在铁路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下,7月21日23时左右,3趟旅客列车共1300多名旅客被统一安排至巩义商学院等免费住宿。7月22日9时,地方政府和铁路部门组织48辆大巴,根据旅客个人意愿将其送至郑州、洛阳等地[87]

7月20日8时29分,受郑州特大暴雨影响,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石家庄客运段值乘的北京西至成都东G89次列车,运行至郑州东至郑州西区间时,临时停靠避险。其间,列车长靳艳清积极与当地铁路部门联系,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累计向旅客供应3350份应急餐食。7月21日2时43分,G89次列车(FG90次列车)从郑州东站发车折返,此时,忙碌了近20个小时的靳艳清终于吃上了第一口食物。7月21日8时03分到达石家庄站,随后,全列1052名旅客全体安全返回北京西站[87]

7月20日19时50分,受地质灾害影响,成都开往北京西的Z50次列车滞留在宜昌东站,需要折返回成都站。目前,Z50次列车已经安全返回成都[87]

7月21日8时许,成都开往北京西的K118次列车停靠在陇海铁路白马寺站已经30多个小时。为了确保列车上1000多名旅客的饮食供应,列车长熊昌成不停用手机与白马寺站沟通。白马寺站工作人员紧急调集货源,与乘务员一同将应急备品及时运送上车,并安抚旅客情绪。7月21日11时30分,K118次列车已顺利发车,开始折返[87]

7月21日下午积水退去后的郑州东风东路,受损车辆仍在路面上等待救援

7月21日上午,郑州雨势减小,部分道路已无明显积水,交通线路正逐步恢复正常[92]

7月22日下午13时许,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派出42辆巴士从巩义站将1200余名前往商丘、徐州、上海、山东方向的乘客转运至郑州东站,其后郑州东站临时开行两班专列,将从巩义转运来以及在郑州东站滞留的共计2400余名旅客运往徐州方向进行中转疏散[93]。当天,除开往徐州东的G4502、G4504次列车以外,郑州东站还开行了前往兰州西的G4973次和前往武汉的G4591次(由北京西至武汉G525次临时调整而来),以及每半小时一班的郑州东站至新郑机场往返动车组[94]

针对其他受阻列车,铁路部门通过多种方式摸清滞留旅客列车位置、掌握车上旅客情况。面对道路不畅、超市关门等各种困难,铁路各单位通力协作,千方百计补充食品、饮用水等物资,保障餐食供应。有条件的车站组织滞留列车旅客分批到站内就餐,并组织大巴将有意愿下车的旅客送至就近城区。目前,滞留客车的食品均得到持续补给[87]

开封

7月19日晚,开封市遭遇强降雨突袭,到了20日早,强降雨升级为暴雨,开封据此发出了暴雨红色预警,20日下午改发暴雨橙色预警。

2021年7月21日9时35分,开封市气象台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95]。同日20时30分,开封市气象台持续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96]

受上游洪水影響,2021年7月21日上午賈魯河尉氏段和祥符区段出现决口[97]

新乡

新乡市气象台于2021年7月21日0时41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98];2021年7月21日3时45分,新乡市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99]。新乡市气象台于2021年7月21日19时35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00]

新乡市防指决定于7月20日23时30分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II级[101]

7月22日早上,新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Ⅰ级应急响应[102]

7月22日,位於新乡河南师范大学多处被淹,东综地下车库洪水成河,学校停电。學生目前已转移至教学楼高层避难[103]

7月22日,共产主义渠洪水漫溢进入卫河,當局發布通告要求下游群众须紧急转移[104]

卫辉市人民政府7月23日發布公告,决定于7月23日12时30分启用柳位坡蓄滞洪区,请蓄滞洪区范围内居民群众立即撤离[105]

周口

贾鲁河沿岸的扶沟县防汛形势严峻。扶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1日一早发布1号指挥令,要求县城城区居民一律居家(除公务人员执行公务外),禁止外出活动。7月21日下午发出3号指挥长令,要求9个乡镇、街道所有行政村18点前全体撤离,5个乡镇部分行政村撤离。

周口市水利局决定于7月21日2时起,将水旱灾害防御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应急响应。预计周口市贾鲁河将出现一次近40年来最大洪水。贾鲁河现有堤防单薄,西华部分河段没有堤防。一旦上游洪水进入周口市,贾鲁河扶沟西华段防汛压力巨大,极有可能出险[106]

周口市气象台7月21日19时50分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107]

从7月17日以来,河南省沙河、颍河和贾鲁河上游的平顶山、洛阳、郑州等地发生特大暴雨和洪水,周口市贾鲁河流域也发生了自1965年以来最大洪水。根据上游来水情况研判,贾鲁河沿岸的扶沟、西华抗洪压力大,有漫堤危险。截至7月23日贾鲁河上游洪水已进入扶沟和西华,水势平稳;沙颍河最大洪峰正通过周口,洪水整体可控。虽然截至7月23日贾鲁河洪水水势平稳,但防洪压力和威胁依然很大。由于贾鲁河没有进行过系统治理,两岸堤防多为砂性土。根据此次洪水的特点,会持续较长时间,堤防长时间在洪水浸泡下,极易发生渗水、管涌等险情。 下一步,抗洪重点是组织好巡堤查险工作,对发生的险情做到早发现、早处理[108]

鶴壁

鹤壁市气象台2021年7月21日14时15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09]。鹤壁市气象台2021年7月21日17时57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10]。鹤壁市气象台2021年7月21日21时25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11]

据鹤壁日报报道,为确保行车安全,鹤壁市国控公交公司于7月21日下午2点半暂时停运城区公交线路,恢复营运时间根据汛情变化另行安排。同时,为避免发生高压漏电伤人事件发生,鹤壁市多个路段路灯实行人工断电。

7月21日晚上,鹤壁淇县红旗路韦庄牌坊附近,发生变压器爆炸事故,而在不远处的淇园路建行十字路口,发生了电缆漏电事故,造成了一定的人员伤亡。鹤壁市富士康园区门口,泰山路上的积水已超过一米,雨水倒灌至园区内,淹没了大量厂房[112]

2021年7月23日上午,卫河鹤壁段决堤,数车石头未能堵住缺口[113]

安陽

安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已决定于7月21日18时30分将该市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Ⅱ级提升为Ⅰ级。

安阳市气象台2021年7月21日21时50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14]

安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则发布消息称,全市所有公交车辆停运,全市所有企事业单位除必要的抢险救灾人员和值班人员外全部居家办公,所有地下商场、停车场人员全部撤离,确保安全。

安陽市有一輛載滿校學生的小型巴士便因洪流水勢過急被沖走,當地約20名民眾連忙合力用繩索拖著車輛,如同拔河一般,將車輛拉回,成功挽救這群小學生的性命[115]

中國國務院官方網站信息顯示,安阳河发生超历史洪水[116]。连日来的暴雨致安阳河水位上涨,上游水库超汛限水位。为削减洪水对安阳市区的影响,7月22日,安陽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启用安阳县崔家桥镇滞洪区分洪,并紧急转移2.5万余人[117]

河南省其他城市

2021年7月21日10时10分,漯河市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118]

2021年7月21日,河南省许昌市发布暴雨橙色预警[119]

2021年7月18日8时至19日8时,面对暴雨风险,焦作市对部分道路采取临时交通管制[120][121]。7月21日7时33分,焦作市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122],22日升级为暴雨红色预警[123]。21日13时起,焦作启动城区防汛Ⅰ级应急响应[124]

7月20日,洛阳市伊川县境内伊何滩拦水坝出现约20米决口,河堤受损严重[125]

7月19日晚平顶山汝州市寄料镇炉沟村突遭山洪,一村民在救村民途中連人帶車被洪水沖走,被发现时已无生命体征[126]

文物、旅游景点

7月20日,河南博物院郑州博物馆开封市博物馆殷墟登封市嵩山风景区与洛阳市的龙门风景区关闭,博物馆中的文物已得到了及时转移,馆藏文物基本没有受损。郑州博物馆新馆、郑州商都博物馆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州二七纪念塔古荥冶铁博物馆等建筑出现灌水、积水情况,其中郑州博物馆新展馆顶层大面积水灌入展厅,后因附近地区被郑州市防汛指挥部指定为泄洪区,内部人员紧急撤离。嵩山少林寺内大水涌入,门前水流成河[127]郑州商城遗址荥阳城墙龙门石窟、嵩山少林寺等地覆土坍塌。河南省内的5处世界文化遗产未发生大规模损坏,仅个别出现漏雨、瓦片脱落的情况。新乡卫河公园内的河朔图书馆新乡市群众艺术馆)旧址旧藏古籍善本因已迁至新乡市图书馆新馆未受损坏,但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河朔图书馆旧址建筑地下、楼顶出现多处漏水,部分馆藏书画淋雨,木制地面已经泡坏,受损严重[128][129][130]

新郑市古城村西河中桥附近,暴雨引发的塌方导致一座汉代古墓露出地面[131]

救災

7月24日,郑州街头由江西省前来援助的消防救援车辆

行政机构行动

2021年7月16日,河南省防汛指挥部发布防范强降雨灾害天气的指挥长令[132],同時河南省氣象局啟動重大氣象災害Ⅲ級應急響應[22]

7月19日12時,河南省水利廳啟動水旱災害防禦Ⅳ級應急響應[22]

7月20日晚,據河南日報報道,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再次在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召開緊急會議,聽取有關部門和省轄市情況彙報,就當下全省防汛救災工作再作部署[133]

7月21日凌晨3时,河南省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Ⅱ级提升至Ⅰ级[134]

7月21日,河南省政府公佈有16萬多人緊急疏散。

7月21日,中共河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河南省监察委员会下發通知:严禁迟报、瞒报、漏报重要汛情灾情信息[135]

7月20日20時,中國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136]。7月21日3时,应急响应级别升级为Ⅱ级[137]。同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此次暴雨的防汛救灾工作作出指示[138]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抓紧抓实防汛救灾工作,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139]

據稱來自鄭州市防汛辦或者市政府的消息截圖在中国互联网内流传,報導鄭州在7月20日23時宣佈進入特大自然災難一級戰備狀態,为該市1949年以来首次進入一級戰備狀態。此消息被包括新浪环球时报在内的多個媒體轉載報道[140]。7月21日凌晨2時08分,人民日報在新浪微博否認此消息,同時澄清鄭州市提升防汛應急響應至Ⅰ級為真實消息[141]

7月20日夜间,应急管理部连夜调派河北山西江苏安徽江西山东湖北7省的1,800名消防救援人员紧急援助河南救灾[142]。截至21日凌晨,驻郑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消防救援队约2万余人已全员出动,保卫黄河大堤、常庄水库、尖岗水库等重要区域[143]。受黄河流域三门峡花园口区间特大暴雨影响,伊洛河沁河河道流量不断上涨,沁河河口村水库超汛限水位。7月21日,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启动黄河中下游水旱灾害防御Ⅲ级应急响应[144]

针对郑州地铁因特大暴雨引发的运营事故,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7月21日印发《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切实做好城市轨道交通防汛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运营单位立即对风险隐患进行再排查再整治,对超设计暴雨强度等非常规情况下采取停运列车,疏散乘客,关闭车站等应急措施,并指出当发生淹水倒灌等突发事件时,不具备安全运行条件的应坚决停运[145]

7月21日14时,为应对通信中断,应急管理部配属的翼龙-2H应急救灾型无人机安顺黄果树机场飞往河南郑州巩义市米河镇上空,执行了五到六小时的侦查和通信中继任务[146][147]

7月21日,财政部、应急管理部向河南省预拨救灾资金6000万元,用於地方抗洪抢险救援。另外财政部拨付资金4000万元,用於灾区农业生产恢复和修复水毁水利工程设施[148]

7月22日,郑州市中原区区政府发文宣布,已提前为全区居民购置购买了治安保险,因为暴风、暴雨、山体滑坡等灾害造成的家庭财产损失,都能进行赔付[149]。截止7月22日19点,89家中央企业已经累计捐款现金10.44亿元。[150]

媒体

腾讯地图高德地图百度地图澎湃新闻石墨文档顶端新闻人民日报新浪微博等上线援助通道[151][152][153][154][155][156][157][158]

社會捐助

7月20日晚间,多家在线旅游平台与酒店集团启动应急退改措施,包括锦江酒店华住酒店集团亚朵集团首旅如家集团等相继宣布免费接待滞留顾客[159]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根据灾情迅速启动应急响应,向灾区紧急调拨帐篷、救灾家庭包、冲锋衣、毛巾被等救灾物资,并派出救灾工作组赶赴郑州详细了解汛情灾情,指导河南省红十字会开展洪涝灾害救援救助工作[160][161]。7月20日开始,多家企业加入到支援服务中,其中包括360集团(4000万元)[162]小米(5000万元)[163]Vivo(5000万元)[164]OPPO(5000万元)[165]美团(1亿元)[166]阿里巴巴集团(2.5亿元)[167]字节跳动(1亿元)[168]腾讯(1亿元)[169]百度(9000万元)[170]快手(5000万元)[171]聯想(5000萬元)[172]万达(3000万元)[173][174]蜜雪冰城(2000万元)[175]等。

各方反應

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