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战争
Chiến tranh Việt Nam
印度支那战争冷战的一部分
VNWarMontage.png
自左上顺时针方向:德浪河谷的美军;1968年春节攻势中南越陆军保卫西贡英语Battle of Saigon (1968)北部湾事件后两架A-4天鹰式攻击机对北越进行轰炸;1972年复活节攻势中南越陆军夺回广治;第一次广治战役中逃散的平民;1968年戊申顺化屠杀300名遇难者下葬。
日期1955年11月1日[7]–1975年4月30日 (1975-04-30)
(19年5个月4周又1天)
地点南越北越柬埔寨老挝
结果

北越胜利

领土变更 南北越统一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参战方

反共主义阵营:
 越南共和国
 美國
 韩国
 澳洲
 泰國
 新西蘭
 高棉共和國
老挝王国

支援:
 菲律賓[1]
 中華民國[1]
 加拿大 [1]
 西德[1]
 英國[1]
伊朗[1]

西班牙[1]

共产主义阵营:
 越南民主共和国
越共
红色高棉
巴特寮
 中华人民共和国

支援:
 蘇聯
 古巴[2][3]
 朝鲜
 捷克斯洛伐克[4][5]

保加利亚[6]
指挥官和领导者
越南共和国 吴廷琰
越南共和国 阮文绍
越南共和国 阮高祺
越南共和国 高文园
越南共和国 吴光长
美國 约翰·肯尼迪
美國 林登·约翰逊
美國 理查德·尼克松
美國 罗伯特·麦克纳马拉
美國 威廉·威斯特摩兰
美國 克赖顿·艾布拉姆斯
大韩民国 朴正熙
大韩民国 蔡命新
澳大利亚 罗伯特·孟席斯
澳大利亚 哈罗德·霍尔特
新西兰 基思·霍利约克英语Keith Holyoake
泰国 他侬·吉滴卡宗
...及其他英语Leaders of the Vietnam War
越南民主共和国 胡志明
越南民主共和国 黎笋
越南民主共和国 武元甲
越南民主共和国 文进勇
越南民主共和国 黎仲迅
越南民主共和国 范文同
越南南方共和国 黄文太
越南南方共和国 陈文茶英语Trần Văn Trà
越南南方共和国 阮文灵
越南南方共和国 阮友寿
...及其他英语Leaders of the Vietnam War
兵力

~1,830,000(1968年)
 越南共和国:850,000(1968年)
1,500,000(1974年-1975年)[8]
 美國:536,100(1968年)
自由世界军:65,000[9][10]
 韩国:50,000[11]
 澳洲:7,672
 泰國:11,570
菲律宾 菲律宾:2,020

 新西蘭:552

~461,000
 越南民主共和国:287,465(1968年1月)[12]
 中华人民共和国:170,000(1965年-1969年)[13][14]
[15]
 蘇聯:3,000

 朝鲜:300–600
伤亡与损失

 越南共和国
195,000–430,000平民死亡[16][17]
220,357[18]–313,000军人阵亡[19]
1,170,000受伤[來源請求]
 美國
阵亡:58,220阵亡
受伤:303,644
 韩国
阵亡:5,099
受伤:10,962
失踪:4
 澳洲
阵亡:500
受伤:3,129
[20]
 新西蘭
阵亡:37
受伤:187
[21]
 泰國
阵亡:351
受伤:1,358[22]
 菲律賓
阵亡:9[23]


总死亡:480,538–807,564
总受伤:~1,490,000+[來源請求]

北越及越共
50,000[24]–65,000[16]平民死亡
400,000[16]–1,100,000军人阵亡或失踪[25]
600,000+受伤[26]
 中华人民共和国
阵亡:~1,100
受伤:4,200[15]
 蘇聯
阵亡:16[27]


总死亡:455,462–1,170,462
总受伤:~608,200

越南平民死亡:245,000–2,000,000[28][29]
柬埔寨内战死亡:200,000–300,000*[30][31][32]
老挝内战死亡:20,000–200,000*
总平民死亡:465,000–2,500,000**
总死亡:1,102,000–3,886,026
* 估计数目,见下伤亡统计

** 包括所有在老挝和柬埔寨内战中死亡的数目。

越南战争(1955年-1975年),简称越戰,又称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其本质为受美国反共主義阵营国家支持的南越(越南共和国)對抗受苏联等共產主義国家支持的北越(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又稱越共)的一場战争。其发生在冷战时期的越南(主战场)、老挝柬埔寨,是二戰以後美國參戰人數最多、影響最为深远的戰爭,最终美国在越南战争中遭受严重损失,综合国力随之削弱,冷战的优势逐渐为苏联占据。

最先开始援助南越的美国总统是艾森豪威尔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开始支持在越南作战;林登·约翰逊将战争扩大。在尼克松执政后期,迫于国内迭起不断的反战运动、前线战事的吃紧以及同苏联长期对抗的需要,遂逐步将军队撤出越南。越南人民軍(北越軍)和越共游擊隊最终于1975年占领南越首都西贡,南越政权垮台,一年后南北越统一。

名称

在越南国内,媒体常采用“抵美救國抗戰”(越南语Kháng chiến chống Mỹ cứu nước抗戰𢶢美救)的名稱[33],并用以区别其他越南反抗外国侵略的战争,如:對法抗戰(chống Pháp𢶢法)、對日抗戰(chống Nhật𢶢日)、對蒙抗戰chống Mông Cổ𢶢蒙古)、對华抗戰(chống Trung Quốc𢶢中國)。亦有人[34]認為“對美抗戰”(Kháng chiến chống Mỹ抗戰𢶢美)的說法有失中立性,因為此次戰爭亦牽涉到多方國際因素,而不僅僅只是越南的內戰[34]。“越南戰爭”(Chiến tranh Việt Nam戰爭越南)的說法常被西方國家所使用,而相對較少的被居住在越南本土的越南人使用[34]。至今,越南人對此次戰爭的正式名稱仍有所爭議。然而,由于戰爭的國際性,當今越南國內外的學者開始逐漸接受“越南戰爭”這個稱呼[34],這個名稱較為中性。另外,“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Chiến tranh Đông Dương lần thứ 2戰爭東洋𠞺次2)的稱呼也被很多人所使用。

背景

越南在1885年至二战前是法国殖民地,二戰中則被日本占領。1945年二战结束前后,胡志明領導的越盟在越南北方的河内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國」,世稱“北越[35]。法國則挾持保大皇帝在南方的西貢立國。

為爭奪對越南全境的控制權,北越和法國進行長達9年的法越戰爭(又稱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法國軍隊在美國的支持下,控制西貢、河內等主要城市,但廣大農村已經落在胡志明領導的越南共產黨游擊隊手中。1954年,在中華人民共和国的军事援助下,北越在奠邊府戰役中赢得對法軍的決定性勝利,法國撤出越南北部。

戰事結束後,雙方開始和平談判,談判在瑞士日內瓦舉行,1954年7月21日美國、蘇聯、法國、英國、中國、北越、南越、柬埔寨、老撾九國外長,達成協議,稱為《日內瓦協定》。根据日内瓦会议的决议,南北越暂时以北纬17度线分治,越南北部由胡志明統治,南部由保大皇帝控制。

《日內瓦協定》內容重點是:法國撤出越南,並承認越南、柬埔寨、老撾為獨立國;以北緯十七度為界,分割南北越南;南北越為中立國家,不得與任何國家締結軍事同盟,不得進口軍火,不得依附任何集團國家;南北越在1956年7月以前實行普選,由普選再統一南北越。

按照1954年日内瓦會議的規定,统一国家的选举定于1956年7月举行,但是这场选举却没有举行。同時北方也沒有同意進行選舉[36][37]。最後,美國和兩越都没有簽署協議中的選舉條款。这样看来,分裂的越南似乎將成為常態,就像分裂的朝鲜半岛一样。

後來只有法國和北越簽署這個協議。法國撤出印支三國之後,美國為了阻止北越的共產黨勢力向南越擴張,全力支持吳廷琰在南越建立反共政權,1955年,吳廷琰在西貢发动政变推翻保大,建立越南共和国,世稱南越。

过程

步入战争

搜索越南村莊的美軍
DD-729 號驅逐艦砲轟越南海岸
1963年南越总统吴廷琰在政变中被杀死
1965年,美军用凝固汽油弹轰炸西贡南部的一个越共遊擊队的建筑。
正在執行轟炸任務的F-105戰鬥轟炸機,編隊中央為電子護航機EB-66
1965年的F-105美軍機隊
1965年,一名越南婦人為因在戰爭中死去的丈夫痛哭
1966年,美國總統林登·詹森駐越美軍司令威廉·魏摩蘭在越南金蘭灣基地

法国退出印度支那后,1955年1月起,美国将“美驻印支军事顾问团”改为“美驻南越军事援助顾问团”,1954年至1959年平均派遣军事顾问650人。1960年上升到900人。1963年底,美国在南越的军事顾问和支援部队达16,300人。

1959年,越共中央委员会决定武装统一越南,并派遣大量军事人员前往南越组织進行煽動,武装顛覆。1960年1月17日夜,檳椥省北越支持者首次发动武装起义,攻占南越政府的一个据点。1960年12月20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成立并发布十点纲领,纲领号召成立一支人民的军队,推翻美国在越南南方的统治,建立民族民主联合政府,在南方实现独立民主、改善民生、和平中立,进而和平统一祖国。1961年2月15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把越南共和国境内各地的人民武装统一组成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力量,从事游击战,事实上由越南劳动党南方局实施集中统一领导指挥。

1961年1月20日,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就职演说中稱:

为确保自由的存在和自由的胜利,我们将付出任何代价,承受任何负担,应付任何艰难,支持任何朋友,反抗任何敌人。这些就是我们的保证——而且还有更多的保证。

美国同胞们,不要问国家能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全世界的公民们,不要问美国将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我们共同能为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最后,不论你们是美国公民还是其他国家的公民,你们应该要求我们,献出我们同样要求于你们的高度力量和牺牲。问心无愧是我们唯一可靠的奖赏,历史是我们行动的最终裁判,...,但我们知道,确切的说,上帝在尘世的工作必定是我们自己的工作。

这标志着在美国主流民意推动下,肯尼迪政府将率领美国军队发动一场不宣而战的“特种战争”,一步步战争升级,把美国带入越战泥潭。

1961年5月,为了进一步帮助吳廷琰政府,美国副总统林登·约翰逊访问西贡,与吳廷琰签署“联合公报”,派遣100名美军特种作战部队人员进入南越,开始特种作战试验,开启美军战斗部队进入越南的先河。这一事件也常被认为是美国的越南战争开始的标志。美国又提出在“18个月内绥靖南越并在北越建立基地的‘斯特利计划’”。 这场特种战争即由美国提供财力与作战物资、由美国顾问指挥南越军队进行不宣而战(针对美国国内与美国国会)的战争,同时在政治上强化地方政权,加强特务控制,推行使村庄“堡垒化”的移村并户的“战略村”计划。

1961年6月,美国总统肯尼迪苏联共产党第一书记赫鲁晓夫维也纳会面。赫鲁晓夫肆意欺凌这位年轻的美国总统,试图通过恫吓的方式使他在某些关键争端上向苏联让步。特别是柏林,那里大量的技术工人都已逃到西方。赫鲁晓夫的恫吓行动步步升级;8月,柏林墙在一夜间修成,西柏林东德封锁;9月,苏联恢复核试验。严峻的形势使肯尼迪认为,「如果美国从亚洲撤退,就可能打乱全世界的均势(施莱辛格语)。」这时候中南半岛的冲突是当时冷战中唯一的热战。肯尼迪和他的顾问很快决定,要在越南问题上显示出美国的力量和对抗共产主义的决心。同时认为,冲突最好遵循朝鲜模式,只局限在通过代理方使用常规武器,作为减轻两超级强权间直接核战争威胁的一种方式。

1961年10月,“反叛乱活动委员会”领导人马克斯韦尔·泰勒将军赴南越实地研究派遣美军后续部队问题,提出一套“政治改革”方案,从而形成“斯特利—泰勒计划”:在南越内部,要在18个月内建立1.6万个“战略村”,控制农民,枯竭越共武装力量的人力物力来源;在南越外部,封锁南越与外界的联系,切断越南北方的支援。

1961年末,美国开始增派军事顾问,深入西贡军队各级训练和指挥其作战。

1962年,中苏论战爆发,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苏联都需要在「国际共运」中树立自己的形象,转而都积极支持北越在南越发动的人民战争。苏联结束“厨房辯論”对美缓和的时期;中国渡过三年困难时期,结束“三和一少”政策。

1962年2月8日在西贡设立由保罗·哈金斯将军指挥的“美国驻越南军事援助司令部”,负责特种战争指挥,大量向南越运入美军人员和作战物资。至1962年底,在越美军人数1.2万人,飞机约240架。

1963年1月10日,保罗·哈金斯总结1962年特种战争战果,称“共杀死敌人3万人,美军与南越军损失兵员1万人。 ”

1963年2月,西贡政府军出动精锐部队2000人,其中包括第七师的两个营,“保安队”和“别动队”8 个连,105毫米榴弹炮一个连,M-113装甲车一个连,13艘舰艇,15架直升机和6架战斗机,在一批美国军官直接指挥下,向位于同塔梅平原美萩省丐礼县(Cai Lậy)新富乡北村发动大规模突袭。美萩省人民武装自卫队军民在美萩省北村的反“扫荡”中,连续作战。当日上午6时,“别动队”一个连首先向翁蒲忖发动进攻,刚一进村,就遭到人民武装自卫队的袭击,40人被歼,其中包括中尉连长,其余受挫溃散。7时30分左右,由美国军官指挥的13艘舰艇前来增援,被人民武装自卫队击沉一艘,迫使其余舰艇不敢继续前进。8时整,载一营步兵的直升机群包抄机降,企图合围人民武装自卫队,但被击落5架、击伤若干架直升机,40多人在机降中被打死,数十人被打伤,其余直升机群撤回。南越陆军集结溃退兵力,在13辆M113装甲车掩护下组织多次反扑,被击中3辆装甲车,打死打伤36名。下午14时30分,装载一个营伞兵的运输机群在两架攻击机掩护下,在北村组织伞降。到夜里19时,这股伞兵70名被歼,其余溃散。经过一天的激战,美军及南越军伤亡450人,其中有美国军官13人,击落飞机6架,击伤15架,烧毁M113装甲车3辆,击沉舰艇1艘,缴获大批枪械和其他军用物资。

1963年,由于特种战争不顺利,美国决定支持南越军方于该年11月1日发动军事政变,軍方推翻并枪杀吳廷琰[38],由杨文明组成军政府控制南越政权。

1963年11月22日,约翰·肯尼迪遇刺身亡林登·约翰逊宣誓就任美国总统,他擴大美國參與越戰的角色,标志着美国对越政策进入全面战争的新阶段。

1964年1月,南越陆军第一军军长阮庆发动军事政变,自任越南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兼总理。南越政权内部的军、警、政矛盾与内耗严重。阮庆宣称为解决南越问题,必须军事进攻北越。

1964年2月,美国成立南越问题特别委员会,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访问南越,与阮庆拟订“重点清剿”的麦克纳马拉—阮庆计划(“十二点计划”)。3月,林登·约翰逊批准美国国防部轰炸北越与老挝、柬埔寨境内的越共庇护所的作战计划。

至1964年底,美国派遣到南越的军事人员增加到三万多名,对南越政权的援助,从1954年至1964年共达40亿美元,其中80%以上是直接的军费开支,试图切断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力量与南越农民群众之间的联系。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力量从1961年初到1964年6月,消灭和击溃敌军30多万,包括2000余美军,摧毁80%以上的“战略村”,解放三分之二以上土地和七百多万人口,迫使西贡政权的统治收缩在城市和交通沿线。至1964年底,南方越共在巴地省平也取得勝利,在连续几天的战斗中,抗住并击溃敌军先后投入有空军支援的十个营的兵力的进攻,歼灭南越陆军两个建制营和一个建制连后,安然转移,标志着“特种战争”的破产[39][來源可靠?]。同时期,西贡政权统治区的工人、学生、知识分子和佛教徒的群众性运动此起彼伏。

逐步升级

南越正规军越南共和國軍面对被俗称为“越共遊擊队”的民族解放阵线节节败退。为了阻止北越对越共遊擊队的物资和人员支持,南越海軍对北越沿岸海军基地进行袭击。美国海军也派出舰艇协助,进行电子战支持,即靠近北越军事基地,挑起沿岸设施使用雷达从而暴露位置,由南越艦艇炮火予与摧毁。

1964年7月31日,南越海军从岘港派出几艘炮艇,炮轰北越北部湾的两座小岛,美海军驱逐舰马多克斯号在附近游曳。8月2日,马多克斯号稱在离海岸30海里的国际水域内遭到3艘北越鱼雷艇袭击,並在附近的航母提康德羅加號支援下擊沉其中一艘北越魚雷艇。8月4日,马多克斯号與特纳·乔伊號驱逐舰往北航行時,称後者被雷達訊號追踪並宣稱受到攻擊,兩艘船隨即採取應對措施。美国以轰炸北越海军基地作为报复,是為著名的“东京湾事件”(又稱“北部湾事件”)。

东京湾事件是越战的重大分水岭,北越和美国双方都把它看作对方的蓄意攻击,并做出强硬反应。越共遊擊队对多处美军基地进行报复性攻击。北越325师进入南越领土集结,标志着北越正规军(越南人民军)对南越的公开进攻。美国政府宣称北越攻击位于公海上的美国军舰,但并未提及他们的任务。

8月5日,美国出动大批飞机轰炸北越。北越防空部队当天击落美机8架,击伤3架,俘虏一名美国飞行员。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当夜宣布增兵越南的六点计划。

美國國會於8月6日召开秘密听证会,8月7日众议院以400票对零票、参议院以81票对2票通過「东京湾决议案」,授權總統以他的判斷“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包括使用武装部队——去援助东南亚集团防御条约中的任何一个为保卫其自由而请示支援的成员国或条约签字国。”

1964年11月,约翰逊在美国大选中以压倒多数的选票当选总统,体现国内同仇敌忾的战争决心意志。

为赢得战争,约翰逊采纳美国著名智库人物、战略大师赫尔曼·康恩英语Herman Kahn“逐步升级”战略英语Conflict escalation,康恩设计了44种逐步升级的战争阶梯:

“战争逐步升级是一个‘赌决心的竞争’,而衡量决心的,常常是为了追求某些目标愿意付出代价的程度。一方或另一方可能仅仅因为它觉得已经吃够了苦头而决定降级。”

1965年2月7日凌晨,美軍在波來古空军基地遭到越共游击队攻擊,伤亡上百人。约翰逊立即命令对北越实施报复性轰炸。2月7日13时50分,美国航母舰载机猛烈轰炸北越广平省洞海市。 2月1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提交对北越实施战略空袭的“滚雷”作战计划。2月13日,约翰逊批准该作战计划,对北越的90个目标摧毁性轰炸。2月26日,约翰逊批准向越南南方派出首批美国地面作战部队。3月2日,“滚雷行动”开始。

3月8日,35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岘港登陆,成為第一批進入戰區的美軍戰鬥人員。1965年3月底,美陆军在西贡成立作战指挥机构。实施“墨渍”战略战术,即在南越沿海设立基地据点,构成环形防御圈,逐步向北越佔領區渗透,寻找北越地面部队主力决战。这标志着美国在越南的“特种战争”升级为“局部战争”。

1965年7月,约翰逊决定动用战略空军的B-52轰炸机,对北越地毯式空袭,代号“弧光作战”。同时,美国空军参谋长柯蒂斯·李梅上将宣称,要把北越炸回石器时代[註 1]。约翰逊政府认为,只要美国地面部队直接参战,就能在越南南方取胜;只要美军飞机对越南北方地毯式轰炸经济目标与城市,就会使北方因为“有一个工业体系要保护”而屈服,从而实现美国的越战目的。

7月24日,一架F-4C被擊落後,约翰逊總統將在越美軍提升至12.5萬人;翌日,第101空降師的4000名人員進入越南。11月27日,五角大樓要求提升美軍數目至40萬人以便執行計畫中的大規模掃蕩行動;到了年底,美軍在越數目已高達18.4萬人。至1966年8月,已有多達42.9萬名美軍士兵駐守在越南。

正當美軍數目不斷增加的同時,在1965年8月18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的5500名士兵發動戰爭中的第一場大規模陸戰;在空中支援並一場大規模砲擊下,美軍成功摧毀越共在Van Tuong的基地。1965年11月,美军发动对越共的第一次旱季攻势。1965年11月14日星期日早上10時48分,美国第一骑兵师第七騎兵團的一個營和北越第66团在德浪河谷遭遇,北越正規軍有2000人駐守,是奠邊府戰役的精銳之師,於是爆发美軍及北越間的第一場大規模戰鬥。3天激战後,北越陣亡1037人,美军陣亡234人,以平手收場,但北越將南越分為兩段的計畫也因此失敗。這兩場戰役使北越從此決定避免與美軍進行正面衝突,改而採取遊擊戰的戰術。

空中作戰也同樣的大規模提升;约翰逊批准轟雷行动(滚雷行动),对北越进行大规模轰炸。然而美國對北越的所有轟炸行動與目標都由華盛頓進行嚴密的控制,每日的轟炸目標的選擇由國防部白宮來規劃,前線指揮官無法根據實際需求加以修改。偏偏國防部與白宮非常擔心傷及中共或蘇聯派駐在當地的顧問而引發的正面衝突,對於轟炸目標的選擇與交戰規則有非常多的限制,而這些限制往往與美國追求的戰術或是戰略目標完全背道而馳。例如,美軍在未經批准下無法攻擊北越的軍用機場,即使看到地面北越空軍戰鬥機在準備起飛也不行。

因此,旨在阻止北越对南方的渗透的「轟雷行动」在這種綁手綁腳的指揮下,幾乎無法發揮功效。農業社會的北越的工業大多已地下化,剩下來的目標因有中蘇兩國的人員在附近而安全無恙;同時,因為不能攻擊蘇聯與中國的船隻或運輸部隊,使北越能順利的接收他們提供的軍資而武裝起軍隊。就這樣,北越武装司令武元甲依然将他手下的部队以惊人的速度派往南方;整团的北越正规军分散进入胡志明小道,顶着空袭,进入南方集结。

1966年2月,在地面上,成功獲得大規模增兵的驻越美军最高司令官威廉·威斯特摩兰將軍发动一系列「搜剿与摧毁(search and destroy)」战略战术取代“墨渍”方案。核心是以南越军守点保线,美军深入越柬、越老边境,对南越共长时间的反复“扫荡”,切断越共从老挝柬埔寨获得补给的交通线。威斯特摩兰相信如以「德浪河谷战役」時那樣,以大規模火力消耗敵軍人力,北越最終將被迫认输。同時,北越军队则执行武元甲的消耗战略,在精心准备的有利地形下吸引美军进攻,激战至伤亡达到一定程度後就撤离战场。北越已做好准备承受巨大的伤亡,并且坚信无限制的消耗战最终会迫使美国人撤出越南。此時不論是威斯特摩兰將軍或華盛頓的政治人物都不斷表示美軍正在取得勝利。但战术上的胜利无助于改变美国的困境。因此,美國開始透過南越政府軍一些美軍來進行和平化政策,希望加強對已控制住的鄉下地帶的統治及治安,避免再度被越共滲透,從1968年北越春節攻勢的結果可以看出有所成效。

1966年至1967年美军发动第二次“旱季攻势”。采取固守与清剿相结合的战略战术。美军地面部队主力集中到内线,固守西贡、顺化、岘港、溪山等主要城市和基地,构筑堡垒障碍,制造无人区,隔绝北越南下通道;以小股兵力在不远离设防驻地,实施小规模的搜索围剿攻势作战。而在南越广大农村,以美国空军支援南越陆军作战。此时,美军驻南越境内的总兵力已近47万人。南越境内的美军地面部队几乎全部投入到“扫荡”行动之中,美军每月阵亡约800人。

這時,為了吸引北越軍隊進行正面戰鬥並阻止物資不斷透過胡志明小道進入南越,美軍決定投入大量部隊進入溪山基地。依照計畫,這將迫使北越部隊發動一場類似十年前,越南部隊擊敗法國軍隊的奠邊府戰役的攻擊。从1968年1月底到4月初,历时77天,4万北越军围攻6000名美军。當雙方都大舉加強自己的陣地後,不斷的砲擊使戰場變得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壕溝戰爭;於是美國開始動用龐大的空中火力,北越軍隊在攻勢被擊退三次後,決定開始撤離戰區。此戰役中,美國強大的後勤力、直昇機空中力量等,以數百的傷亡消滅數倍的敵軍。然而事實上,這似乎是北越為了使美國分心的結果;因為美軍高層注意力幾乎都在溪生,以致於對接下來的春節攻勢幾乎完全沒有準備。

1968年1月30日,北越发动规模空前的春节攻势。兵力超過32.3萬北越軍隊和越共遊擊隊對200多个市镇和农村地区发动“总攻击——总暴动”,包括南越36个省会、5个大城市、64个县城和50个战略村,西贡机场、总统府和南越总参谋部。美國駐西貢大使館也遭到越共敢死隊夜襲,引發美國輿論譁然。然而南越百姓卻沒有如預期的發動大規模動亂,使北越人民軍在遭受美軍和南越政府軍壓倒性傳統武力的打擊下,大部分的攻勢都在最初的幾個小時內被擊潰,但在西貢中維持長達三天。在南越第三大城及王朝舊首都順化市激战甚至持續一個月。美军溪生基地因溪生戰役被围困76天,因为破坏太严重,解围后不得不放弃使用。在春节攻势,北越部隊遭受約4.5萬餘陣亡、4萬負傷的沉重打擊;但到了5月,他们就恢复进攻能力。春节攻势的惨烈状况在美国公众中造成震惊,國內反戰浪潮日益高漲。儘管约翰逊总统和威斯特摩兰将军一直宣称北越军事力量在节节削弱,并承诺战争会在短期内结束,但春节攻势表明北越依然具有巨大的军事力量,战争的结束依然遥遥无期。

北越軍事上的失败,卻同時是精神上以及宣傳上的大捷,使春節攻勢成為越戰中的轉捩點。美國政府高層內部因為春節攻勢而失去戰意。當威斯特摩兰將軍計畫動用20万6千的增兵以完全消滅敵軍的要求被洩漏出去時,大眾更是普遍認為這表示駐越美軍無法挽回局勢,迫使原本同意增援的约翰逊總統放棄增援。1968年3月31日,约翰逊发表演讲,部分暂时停止「轟雷行动」(即“部分停炸”),表示美军将逐步撤出越南,并宣布放弃竞选下任总统。

1968年5月13日至10月30日,越南民主共和国与美国在巴黎举行双边会谈。

1968年6月,克雷頓·艾布蘭将军接替威斯特摩兰指挥在越美军。

另外,美國的西太平洋友邦,包括韓國中华民国(台湾)、泰國菲律賓澳大利亚等國家或多或少皆有間接介入戰争。其中駐越韓國軍成為南越陣營中人數僅次於美軍的第二大外國軍隊。

1968年10月31日,约翰逊宣布暂时全面停止轰炸北越(即“完全停炸”)。

1968年,美军在越南阵亡16,508人,伤92,817人。南越军队阵亡30,375人,重伤70,969人。

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在美国总统就职典礼上宣称:“我们陷入战争,需要和平。”“我们陷入分裂,需要团结。”

反战运动

1967年10月21日,五角大楼前的反战示威者高举“Get the hell out of Vietnam(滚出越南) ”标语牌

小规模的反战运动于1964年在美国的大学校园开始,同时发生的是空前的左翼学生及行动主义者領導的反战运动。人口数量庞大的婴儿潮一代也到了该上大学的年龄。反战运动的成长也要部分归因于广泛的电视新闻报道,使得大学年龄的美国人比前几代能够获得更多的有关战争的信息。

1967年10月21日,10万学生和其他民众发起“向五角大楼进军”运动,示威者冲到五角大楼前的草坪上,扯下旗杆上的星条旗,升起越共的旗帜。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大规模冲突,包括作家诺曼·梅勒和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在内的多人被捕。

1968年,反战示威游行已遍及全国各地。8月,芝加哥舉行的民主黨全國大會期間,示威者和警察发生大规模冲突及暴动,造成流血事件。1970年5月,为了抗议俄亥俄州國民兵肯特州立大學開槍殺死四名參與抗議越戰與美国入侵柬埔寨的學生(即肯特州立大學槍擊事件),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学生总罢课爆发,十几万名学生涌入华盛顿进行抗议。

上千的年轻美国男人选择逃往加拿大瑞典,以躲避征召的风险,瑞典政府對美國逃役青年的歡迎一度造成瑞美關係的緊繃[40]。当时,全部适龄男性中只有一小部分真正需要入伍;而且在大部分的州,大部分适龄男青年还没有达到投票年龄和允许喝酒的年龄,各个地方的挑选服役系统办公室(“兵役局”)没有明确的兵役豁免方针,因此可以很宽松地决定谁需要服役,谁可以得到豁免。

不公正的指控使得1970年产生「兵役彩票制度」,在这一制度中,年轻男性的生日决定他征召的相对风险(9月14日是1970年兵役列表中处于首位的生日,下一年是7月9日)。年轻人被强迫在军队中以生命冒险,但却無选举权(未滿21歲),亦不允許喝酒,这种情况成功地迫使美國國會及州份緊急修改憲法,通過美國憲法第二十六修正案,在全国范围内降低投票年龄,在许多州降低饮酒年龄,影响至今。

1971年,美国军事情报分析师丹尼尔·艾尔斯伯格将7,000页的《五角大楼文件》(即《美國-越南關係,1945-1967:國防部的研究》)泄露给纽约时报,后者将其全文发表,引起公众广泛关注。

1977年1月21日,美國總統吉米·卡特赦免多數在越战中逃避服兵役者。

越南化

尼克森贏得1969年大選

1969年,尼克森成为美国总统,表示要推行“越南化英语Vietnamization”政策,让美军逐步撤出越南,并於當年6月撤出首批25000名美军。但在美越谈判进行的同时,战争仍在继续。1969年3月18日,经尼克松批准,美军开始出动B-52轰炸机柬埔寨境内的越共庇护所实施地毯式轰炸;5月,汉堡高地战役英语Battle of Hamburger Hill爆发。1969年6月8日,尼克松宣布在当年8月底以前从越南单方面撤出美军25,000人。1969年7月25日,尼克松在关岛发表声明,提出撤出50万美军、越南战争越南化、用亚洲人打亚洲人的“新亚洲政策”。加速南越安抚运动和乡村发展计划,1970年5月迫使南越政府进行土改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亲美的朗诺将军发动政变,推翻西哈努克亲王的政权;5月,在朗诺的默许下,美军与南越军队入侵柬埔寨,进攻那里的北越军事基地。南越部队在老挝发动‘蓝山行动’,通过占领九号公路全线以切断来自北越的补给通道。美国国会在国内舆论压迫下,通过禁止对柬埔寨提供军事援助的决议。尼克松被迫6月底从柬埔寨撤出美军地面部队。

到1971年,美军死亡人数已超过4萬。

1972年3月,武元甲动员几乎全部北越军事力量,发动比1968年春节攻势更大规模的“復活節攻势”。尼克森下令美国B-52战略轰炸机对北越大城河內海防及重要軍事相關設施进行全面轰炸。北越的復活節攻势以失败告终,损失超过10万人,武元甲也因此被撤職,文进勇接任越南人民军司令。復活節攻势的失败,美国B-52战略轰炸的威力,以及急于同美国改善关系的苏联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压力迫使北越回到谈判桌前。1973年1月27日,参加“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会议”四方(美国、北越、南越、越南南方共和國临时革命政府)在巴黎正式签定《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即巴黎和平协约)。随后两个月内,駐越美軍全部撤出南越,僅留下如海軍陸戰隊使館衛兵等小規模的部隊。而駐越美軍司令部裁撤後的機能和職責移交給同年成立的美國駐西貢武官室(DAO)。

战争末期

越戰末期的局勢示意圖,右下角為陷落前一週內的西貢

1973年美军撤出越南,但北越和南越之间的战争并未结束,1974年仍然是血腥的一年。遊擊战依旧在进行,北越重新控制南越境內的多個乡村。而南越隨著美國金援減少、政治動盪而使局勢紊亂,西貢政府和南越軍高層的腐敗導致軍事預算被挪用而下降,1973年起持續加劇至該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機所造成的燃料短缺又令南越軍被迫削減70%的直升機行動,儲備燃料的減少也使更多南越軍用飛機和車輛難以投入作戰[41]。1974年最後一場戰役的福隆戰役中,北越軍擊退南越軍,替西貢南越政權的淪亡展開了序幕。

1975年1月,北越从復活節攻势的巨大损失中恢复过来,发起最后的决定性攻势。短短幾个月内,南越地區的军心土崩瓦解。南越總統阮文紹於3月17日宣布南越放棄中央高地,各地部隊無秩序地撤退,通往綏和等地區的公路幹線也因為擠進40多萬名的難民而一片混亂[41],各大城市相继失守。在順化-峴港戰役中,南越第三大城順化於3月25日遭到攻陷,第二大城峴港也因為數百萬名的難民和逃兵湧入而陷入恐慌的騷亂之中,北越砲彈也射入塞滿人潮和大小船隻的峴港港區,最後地面部隊於3月31日拿下該市[41]

北越原計畫在1975年佔領南越大部分地區,在雨季整裝待發,在1976至77年再發動決定性攻勢,但由於戰事進展順利,至3月以後南越已有12個省和超過800萬的人口被納入共軍的控制之下,而南越軍已經失去其精英部隊、超過3分之一的兵員和一半以上的武器[41]。4月,北越发动胡志明战役,旨在于5月1日之前,攻克南越首都西贡,以防5月以後的雨季阻礙總攻擊。西貢週邊的北越部隊有4個軍級單位,而南越陸軍則有第5、18、22及25師、一個空降師、一支裝甲旅和數個別動軍的部隊。北越鎖定了首都圈週邊的春祿市、邊和空軍基地英语Bien Hoa Air Base及西貢新山一空軍基地等重要地點為攻擊目標,再由東進入西貢。北越部隊在春祿戰役中遭遇南越第18師的頑強抵抗,兩軍在此僵持2週後,春祿依然失守,北越軍通往邊和和西貢的道路變得更加暢通。阮文紹因此辭職下台,在逃往台灣之前將總統大位交給陳文香

儘管美國總統傑拉爾德·福特於4月7日時發表聲明,要求美國國會重新考慮援助南越,包括撥出緊急軍事援助,卻未成功,於4月23日宣布越戰正式結束,美軍從此只協助美國軍民及其他與越南共和國有關係的南越人離開越南。4月27日,新山一空軍基地開始被北越炮擊,死者當中有最後一批在越南殉職的美軍士兵。4月最後數天,北越海軍發動攻打南沙的戰役,佔領所有南越控制的島嶼。而楊文明接替陳文香,短暫地代理總統職務。

4月29日至4月30日最初的幾个小时,美军组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直升机撤僑行动「常風行動」,而4月30日早上7時53分,最後一班美軍直升機從美國駐西貢大使館屋頂上撤離末批海軍陸戰隊員,也成了美國捲入越戰的结束的标志。同日西貢淪陷,北越在中午之前攻陷美國大使館館舍和南越獨立宮总统府,北越一名部隊指揮官裴信上校進入宮內接受楊文明總統的投降,南越滅亡。同年,柬埔寨老挝的共产党也先后夺取政权,越南战争以北越的全面胜利告终,越共屬下的南方解放陣線於南方成立越南南方共和國。5月2日,北越軍隊佔領包括德浪河谷之內的南越全境(除富國島柬埔寨攻佔外)。中南半島三國加入社會主義陣營。

越南南方共和國成立

1975年駐守於南越故土的北越軍隊,於佔領地發出不同顏色的身份證,限制越南人的活動範圍。越南南方共和國成立後即時凍結在南越的銀行財產,並於稍後將銀行國有化,發行新貨幣解放盾。5月7日,越南南方共和國臨時革命政府和北越軍隊在胡志明市舉行慶祝集會。

5月尾,越南南方共和國政府開始要求前南越軍公教人員向當局登記,6月尾,這些曾到當局登記的人員均被送至再教育營接受改造。8月,北越單方面決定於短期內解散南方解放陣線以及統一南北越。

1975年5月至年底,滯留南越的外國人,均分批乘坐飛機由胡志明市飛抵曼谷。1976年2月,最後一批國際非政府組織撤離南越。

1976年7月2日南北越统一,组成新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定為河內,西贡被改名胡志明市。数百名南越的支持者被处决,更多人被捕;另約一百萬越族人越南華人逃出越南,不少移居美國及泰國。

伤亡统计

一隊到達越南作戰的澳大利亚國防軍

北越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