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
Benny Tai Yiu-ting

MH
香港雨傘運動後非建制首次大型跨黨派論壇 03 (cropped).jpg
戴耀廷在由多個香港民間及傘後組織聯合舉辦、雨傘運動後非建制首次跨黨派論壇上發言(2017年8月12日)
出生 (1964-07-12) 1964年7月12日56歲)
 英屬香港[1]
国籍香港 中国香港
 英國
教育程度香港大學榮譽法律學士
香港大學法律深造證書
倫敦大學法學碩士
母校拔萃男書院
香港大學
倫敦大學
信仰基督新教

戴耀廷MH(英語:Benny Tai Yiu-ting,1964年7月12日),香港法學學者,政治人物,曾任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於2013年提出以「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而聞名,他認為香港若未能有「真正普選」,應該參與佔領行動以爭取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得以有「真正選擇」。[2][3]其倡議最終融入了翌年爆發的雨傘運動之中,他亦因在雨傘運動期間干犯“串謀犯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被判處罪成,判監十六個月。因此港大校務委員會於2020年7月28日開會,以大比數18票對2票通過即時解僱戴耀廷,即時停止向戴發放薪金及福利。

背景

戴耀廷中學畢業於拔萃男書院,1980年代於香港大學獲得法律學士學位,當時擔任香港大學學生會的外務秘書[4],及後取得法律深造證書,及於倫敦大學獲得法律碩士學位。與戴耀廷為同屆的學生包括資深大律師、前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和香港傳媒人士劉進圖等等。其研究興趣為憲法憲政公共法法律政治宗教的關係、人權參與式民主等。

戴耀廷自言在求學時期,與那個時代許多民主派人士一樣有濃烈的「中國情懷」,喜歡讀中文中史。讀清朝歷史講到中國被列強入侵時「會很傷心」;講到日軍侵華時則希望中國日後可以強大。大學期間,吸收了更多民主自由的思想,並在愛國情懷中加添了一份批判,認為強大的中國不只是富國強兵,而是要讓它走向憲政[5]

戴耀廷自香港大學畢業後,曾經於民主派領袖李柱銘的辦公室擔任法案助理,也是《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兩位學生代表之一[6][7]。該段時期戴對一國兩制的實施帶有批判和懷疑,他在法律系的學士論文是研究一國兩制如何在台灣實施,認為在實施上要面對很多問題。一國兩制本身是充滿矛盾的產物,兩制衝突是必然。中港兩地無論經濟制度、社會狀況均有不少差異,要結合並不容易,戴稱「當時希望有一國兩制,但又不是天真到覺得一國兩制無問題。」[5]

2006年,戴以學者身份協助教育電視製作面向全港中學生的「認識基本法」公民教育節目[5]

戴耀廷最高學位止於碩士,曾經多年擔任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並曾在2000年至2008年出任法律學院副院長。

2020年7月28日,校委會內部投票後,以18:2大比數決定即時解僱戴耀廷,令到戴耀廷喪失副教授的教席。由港大校長及師生組成的教務委員會,7月上旬曾就調查結果作討論,認為佔中案一事中,戴耀廷有「misconduct(行為不當)」,但未充分構成「好的因由」來建議解僱,但須由校委會作最終決定。最終戴耀廷教席不保,意味著校委會推翻教務委員會早前結論。戴耀廷在facebook表示辭退的決定「並不是由香港大學,而是由大學以外的勢力透過它的代理人作出。」,形容是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8]港大校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李梓成對結果感到失望及憤怒。[9]港大回應指,大學於較早前因應法庭對該名教師的裁決,按照《香港大學條例》啓動「基於『好的因由』終止僱用一名教師的程序」(Procedures for the Termination of the Appointment of a Teacher for 'Good Cause')。港大強調,調查工作按照程序規定,盡責妥善地執行。接受調查的大學人員有充分機會就個案的事實作出陳述,提交書面聲明和相關文件,以及利用書面或親身出席的方式,向大學負責調查事實的「探討充分解僱理由委員會」、教務委員會和校務委員會,就證據作出回應。[10]香港中聯辦指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當日決定解僱戴耀廷,是懲惡揚善、順應民心的正義之舉。發言人表示,港大校委會通過嚴格規範的程序,把戴耀廷驅離講台、逐出校園,是對校規校紀嚴肅性的堅定維護,是對大學正常教學秩序和教學環境的淨化,體現了對大學之道的堅定捍衛和對香港社會整體利益的高度負責,符合公眾期盼,維護了社會公義。[11]

推動「佔領中環」運動

戴耀廷(中)出席在香港浸會大學舉行的佔領中環論壇(2013年4月)
戴耀廷(左)是和平佔中三位發起人之一

戴耀廷於2013年1月16日在信報專欄拋出「要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可能要準備『殺傷力』更大的武器——佔領中環」。3月27日,他與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陳健民與牧師朱耀明等發布「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信念書。他說「佔中是為了不佔中,就是要透過對抗產生一種張力,佔中是未來的緊張,讓大家回到談判裡。」目的是「用運動帶動政治文化的轉變」。提出公民抗命的主張,表面上是對抗;但他重視的是民主的商討,透過討論過程,希望找到解決紛爭之方法。佔中運動有個社運少見的設計,他希望能募集一萬人願意簽下「誓約」,對外宣布自己支持非暴力佔中。如果最後真的必須走上街頭,40歲以上的人要走在前面,結束後這一萬人要負起責任,一起走到警察局去投案,聽從警方處理。「我們這一代願意為下一代付出代價」。李柱銘資深大律師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樞機等均表態支持。[7]戴耀廷說「這不算是個政治活動,對我自己而言,這是一個宗教活動,我在傳道。我把我一生所教都放進去了。因為《聖經》裡說,要行公義(Do justice),重點是要行動。」[7]

商討及公投

2013年6月至2014年5月,在學校教參與式民主的戴舉辦了「商討日」。700多個來自各個不同團體的群眾,加上200位義工,分為40個小組討論7大議題。除了主辦單位,沒有人致詞,不分階級做討論,家庭主婦身邊坐的可能是立法會議員,也可能是商人或小學老師。他也設計一套模式,讓各民間、社區組織自行舉辦「商討日」。[7]

2014年6月22日,和平佔中委托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舉辦6.22民間全民投票,以選擇民間認可普選方案

啟動

2014年8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決定,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必須先經提名委员会提名,並規定了提名委员会之構成,候選人須獲過半委员提名,最多有三名候選人。2014年9月2日,戴耀廷承認,逼迫北京讓步之策略目標已經失敗,而市民對他們靜坐示威之支持度也在下降。北京不妥協之立場導致「加入抗議行列的人數將比預期少,因為香港人思維講究務實。」戴表示會在公眾假期行動,令更多人能參加,當時傳聞是10月1日[12]

2014年9月26日晚上,學界罷課集會演變成重奪「公民廣場」行動。9月27日,添美道聲援集會氣氛趨向熾熱。9月28日凌晨1時,戴耀廷與陳健民、朱耀明宣布即時啟動「佔領中環」,並提出兩點訴求:一、撤回人大常委會政改決定,二、馬上重新啟動政改諮詢。[13]此舉引起部分學生不滿,質疑「佔中」騎劫罷課集會,[14]戴耀廷否認此說,強調佔中與罷課目標一致,並對學生表示感激。[15]其後9·28催淚彈驅散行動演變成雨傘革命,戴耀廷對此感觸,承認情況失控超出想像,但對港人爭取政治改革之決心深感自豪。[16]

捐款

2014年10月月底,一名自稱「一個愛大學的學者」向部份香港傳媒提供一批香港大學內部文件及電子郵件紀錄,涉及戴耀廷於2013年5月及2014年1月收取一份捐予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法律學院和人文學院,合共145萬港元的匿名捐款,主要用於2014年6.22民間全民投票和平佔中前期會議。和平佔中解釋,該批款項由「佔中三子」之一的朱耀明捐出,當中130萬港元來自支持朱耀明推動香港民主發展的熱心市民,另外15萬港元在朱耀明壽宴上籌得。該批外洩內部文件亦顯示,香港大學知悉該4筆匿名捐款,至同年12月月底,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決定由轄下的審核委員會審核該些捐款有否違反規條。

2015年3月25日,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討論朱耀明捐款審核報告,其中兩筆合共35萬港元捐予人文學院的款項被指控為用作聘用研究助理,在佔領中環期間則成為戴耀廷的秘書,涉嫌公器私用,並不符合捐款原意。校務委員會於當日突然將該份審核報告由終期報告改稱中期報告,並且要求審核委員會提供終極報告,以釐清戴耀廷的責任所在[17],校委會借此事拖延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18]

审判

戴耀廷被控于2014年9月27至28日期间,于中环金钟不同地点"煽惑他人"或 "煽惑他人煽惑"非法阻碍行车道。2019年4月9日,西九龙裁判法院裁定戴耀廷在"串谋犯公众妨扰罪"、"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罪名成立[19]。4月24日,戴耀廷被判监16个月[20]。服刑四个月后,戴耀廷于2019年8月15日获得法官批准以10万港元保释等候上诉,并交出旅游证件,不可离开香港。戴耀廷的上訴聆訊定於2020年2月24日至26日進行。[21][22]

雷動計劃

戴耀廷(左二)在旺角西洋菜南街出席「倒論壇」(2013年2月)
戴耀廷(左)任香港公民聯合行動發言人並出席「2017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記者會
戴耀廷於社區網絡聯盟成立典禮

戴耀廷於2016年2月提出雷動計劃,以策略配票,爭取非建制派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取得達半議席。

風雲計劃

2017年4月18日,戴耀廷提出風雲計劃。民主派要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在港九、新界分別贏得105個、112個或以上的民選議席,使民主派在2021年取得選委會第四界別政界中港九各區議會、新界各區議會的57個及60個選委席位,總席位由300多個增至500多個,最終阻止北京政府操控2022年的特首選舉,迫使中共改革現行制度以達真普選。[23]戴耀廷為此開設了培訓班,協助有志參選者出戰區議會。[24]中國大陸媒體環球視野認為這完全就是港獨奪權計劃。結果2019年6月開始爆發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市民對政府及建制派的空前不滿,以及歷史性的投票率,使民主派在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25]

著作

  • 《香港憲政的未來系列之三:兩制與一國的未來》(2015)
  • 《香港憲政的未來系列之二:民主的未來》(2015)
  • 《香港憲政的未來系列之一:法治的未來》(2015)
  • 《憲政・中國:從現代化及文化轉變看中國憲政發展》(2012)
  • 《司法覆核與良好管治》(2012)
  • 《香港特區的法律制度》(羅敏威合著,2011)
  • 《香港的憲政之路》(2010)
  • 《法治心:超越法律條文與制度的價值》(2010)
  • 《信仰與法律:基督徒在多元社會的公共角色》(2007)
  • 《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關啟文、康貴華合著,明光社,2005)
  • 《佔領中環: 和平抗爭心戰室》(2013)

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