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卡堡壘營
Eureka stockade battle.jpg
尤利卡堡壘營暴動 J. B. Henderson (1854) 水彩画
日期1854年12月3日
地点
结果 礦工起事失敗,敗給維多利亞政府
参战方

 英國

Eureka Flag.svg 尤利卡塞武裝叛亂者
指挥官与领导者
約翰·湯瑪士英语John Wellesley Thomas
查理斯·帕絲利英语Charles Pasley (engineer)
Eureka Flag.svg 彼得·羅勒英语Peter Lalor(受傷)
亨利·羅斯英语Henry Ross(受傷、投降)
兵力
276 120
伤亡与损失
6死 22 - 60死(估计)、[1] >12傷、多於120被關押

尤利卡起事(英語:Eureka Rebellion)發生在1854年,是一場由澳洲巴拉瑞特的金礦礦工發起、反抗英國的殖民當局的武裝起事尤利卡堡壘營戰役(英語:Eureka Stockade)是這場起事的通稱。該戰役是礦工與澳洲各殖民地部隊英语Colonial forces of Australia之間於1854年12月3日在尤利卡英语Eureka, Victoria的戰鬥。該戰役之命名是於自礦工在衝突中樹立的木製圍牆[2]。這場起事導致27人死亡,多數是叛亂者。

這件事是巴拉瑞特地區公民抗命之高峰,當時正值維多利亞淘金潮英语Victorian gold rush,礦工反對採礦牌照的費用,認為採礦牌照是無代表徵稅;又對政府、警察以及軍隊的行為有所異議[3][4]。這場本土起事從巴拉瑞特改革聯盟英语Ballarat Reform League運動成長而來,最終礦工樹立了一座粗糙的堡壘營,殖民地部隊在兩日後午夜圍攻他們,行動迅速而致命。

叛亂者被帶到殖民地首都審訊時墨爾本得到普遍民眾支持,導致政府引進1856年選舉法案英语Electoral Act 1856,法案規定維多利亞殖民地議會的下議院英语Victorian Legislative Assembly選舉須全面由白人男性普選,成為澳大拉西亞第二個民主政體。[3] 是故,尤利卡起事帶點爭議地被認定為澳洲民主的開端,亦有解讀認為這是一場政治起義[5][6][7]

背景

1851−1854年間的金礦抗議活動

希斯考克淘金潮英语Thomas Hiscock在1851年8月12日開始,當日季隆廣告報英语Geelong Advertiser刊登希斯考克在巴寧揚英语Buninyong以西3公里(後來的尤利卡以南10公里)發現黃金。8月16日,副總督拉籌伯英语Charles Joseph La Trobe在政府公報宣示官方於採礦收益的權利,以及宣佈在同年9月1日起收取每月30先令的採礦牌照費[8]。30先令的費用大約佔那些礦工半個多月的工資。

8月26日,40至50名礦工沿希斯考克河谷遊行反對採礦費。該遊利是殖民地上首次同類抗議活動[9]。礦工反對政府的壓迫政策如牌照費,以及要求投票權和購買土地的權利。[9]遊行反亦舉行了首場集會,殖民地各處採礦聚居地的異見者之集會隨之而起。

同年12月,政府宣布打算在翌年1月1日將牌照費加價三倍,從1英鎊增至3英鎊[10]。這行動挑起全殖民地各地示威,當中包括「林溪怪獸集會英语Forest Creek Monster Meeting」。史學家韋斯頓·貝特指出,在巴拉瑞特的挖礦工激動得開始收集武器。政府因民眾反應,倉促地撤銷其計劃。

然而,壓迫的查牌行動持續,而且變得更為頻密,造成挖礦工間的普遍不滿。此外,貝特亦指出,巴拉瑞特的挖礦工強烈反對政府施加嚴格的酒牌法律。

1853年金礦法令修訂容許牌照搜查在在何時間進行。這進一步激怒了礦工。反採礦權牌照聯盟英语Anti-Gold Licence Association於1853年在本迪戈鎮成立,而礦工看起來與政府正值武裝衝突的邊緣。然後在1854年,本迪戈鎮礦工威脅武裝起義以回應政府加密查牌行動至每星期兩次[11]

政治後果

1857年11月24日授予男性白人普選權之法案在維多利亞議會通過,維多利亞殖民地是澳洲首個有普選權的地方[12]


參考來源

  1. ^ Wright, Clare, The Forgotten Rebels of Eureka (2013) Text Publishing, Melbourne ISBN 9781922147370, pp 428
  2. ^ Wendy Lewis, Simon Balderstone and John Bowan. Events That Shaped Australia. New Holand. 2006. ISBN 978-1-74110-492-9. 
  3. ^ 3.0 3.1 「政府被迫放棄採礦牌照(Miner's license)用更便宜的採礦權證(Miner's right)替代它,又賦予男性投票權」 The Victorians: Arriving; Richard Broome, 1984. P.92.
  4. ^ Withers, WB History of Ballarat and some Ballarat Reminiscences, Facsimile Edition Published by Ballarat Heritage Services 1999, First Published 1800, Pp 63–64.
  5. ^ '澳洲工黨黨魁 H.V. Evatt 寫道「尤利卡堡壘營在澳洲民主的決策是至關重要的」;自由黨籍的澳洲首相羅伯特·孟席斯說「尤利卡革命是對民主政府的一次認真的嘗試」;工黨籍的澳洲首相班·奇夫利寫道「尤利卡不只是一件事件或者過渡階段。它的意義對付暴政的短暫起義更大。尤利卡對我國發展的影響是永久性,那是我們第一次決心真正的肯定,我們是自己的政治命運的主人。」 (出自The Eureka Rebellion. National Republicans. , quoting Historical Studies: Eureka Supplement, Melbourne University Press, Carlton, Vic., 1965, pages 125–6)
  6. ^ Sunter, Anne Beggs. Contested Memories of Eureka: Museum Interpretations of the Eureka Stockade. Labour History. History Cooperative. 2003 [22 December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6月29日). 
  7. ^ 杰弗裡·布萊尼英语Geoffrey Blainey1963年評論說「尤利卡成為了一個傳奇,成為了民族主義者、共和派、自由派、激進派及共產主義者的戰神,每個派別都狂起事中尋找他們希望看到教訓。」「事實上新殖民地的政治構成不受尤利卡影響,但是,新維多利亞州憲法下的第一個議會受金礦的民主精神警惕,及通過法律使每個成年男子能在維多利亞選舉中投票、採取祕密投票、以及參選立法院。」Blainey, Geoffrey. The Rush That Never Ended. Melbourne University Press. 1963: 56–7. 
  8. ^ Charles La Trobe, Victoria’s Separation & Gold Tax – ‘turning a wild colonial country into a civilised on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4-11. Roy Morgan Research
  9. ^ 9.0 9.1 GOLD. Pg 2. The Argus. 30 August 1851
  10. ^ pg. 24. Bate, Weston. Lucky City
  11. ^ pg. 55. Bate, Weston. Lucky City
  12. ^ Bate, Weston. "Lucky City". 第133頁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