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又稱右派,是和左派相對,一般是指保守派或傳統派。右派政治家一般會采取各種保守的政治立場,並且傾向于維護現有社會秩序社會階層[1][2][3]。右派在不同國家與不同時期以不同的形態出現[4][5][6]左派與右派都是相對而言,在不同背景下兩者主張的具體內容不會相同,不能以靜態的「主義」或「階級」劃分。

西方世界的傳统印象中,右派通常是指支持民族主義、捍衛傳統家庭價值觀和宗教猶太-基督教文化傳統),且反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國際主義政黨,認為某些社會分層社會不平等的現象是正常、自然且不可避免的一派[7][8]。部分人則用「右派」來稱呼自由放任資本主義的支持者[9]。不過雖說自由放任,卻不包含移民的自由移動,此外,右派對於宗教衝突比較保守,因而對於種族問題也較為謹慎乃至於排斥。1930年代美國羅斯福新政後改變了自由主義的定義,支持政府干預市場經濟的被稱為「自由派(liberal,或譯開明派)」,而支持自由市場經濟的被稱為「保守派(conservative)」,之後「自由派」和「左派」變成同義詞,相對的是「右派」和「保守派」。但右派原本是自由派,古典自由主義是右派的政治哲学,近现代自由派變成左派的代名詞。

起源

政治上的右派源自於法國大革命時期,當時來自第三階級共和派議員坐在主席的左側,這是自1789年三級會議以來的習慣。而貴族階級、第二階級的成員則坐在右側。之後的國民議會將坐在右側,支持舊制度保王党稱為右派。這個根據自己政治立場而分坐大會主席左右席位的傳統延續到了今日的國民議會。19世紀末期,法國政治光譜可分為極左派社會主義者激進派)、中間偏左自由派共和黨人)、中間派(溫和派、保守派共和黨人)、中間偏右君主立憲支持者、奧爾良派、保守派共和黨人、波拿巴主義者)和極右派保皇派正統派)。

從此,右派成為保護現有制度和傳統統治階級[10]。現代西方保守主義受到埃德蒙·伯克等人的著作影響。伯克反對抽象概念,而主張民族傳統:他提到:「我們敬畏上帝,我們尊敬國王且感到敬畏;尊敬議會且滿懷情感;尊敬行政官員且充滿敬意;尊敬且敬重牧師;尊敬且尊重貴族。為什麼?因為當心中出現這些想法,我們「自然」就會被打動。」[11]他提出理由捍衛成見(Prejudice),表示這是「整個國家與時代的銀行與資產」,相較之下個人是較不重要的。他主張「成見能在緊急情況下立即運用。心中的成見出現在智慧與美德之前,而且不會在人們猶豫、懷疑、困惑、無法解決時離你而去。」[12]伯克批評社會契約理論,主張社會的確是個契約,但「不只有活在世上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是在世的、已死去的、尚未出生的人們間的關係。」[13]

亞當斯密的《國富論》,最早研究歐洲工業興起及商業發展的著作之一,是現代經濟理論的先驅。亞當斯密在這本書與其他作品中,闡述了自我利益的合理性,與競爭可以促進經濟的繁榮與安康,也闡述了自由貿易資本主義最為世人所知的基本原理,大大影響了後世經濟學者的著作。[14][15]

19世紀的英國,少數但強力的自由主義人士(這裡指古典自由主義,並非現代社會自由主義及左派代名詞的自由派),如理查·科布登和理察·賴特等人,追隨自由放任資本主義。1867年,英國與法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之後也與其他國家簽署協定。報紙《經濟學人》創辦於1843年,某一程度上反對穀物法。1866年成立的科布登俱樂部(The Cobden Club)和其他團體或場所也會討論自由貿易。[16][17]奧地利經濟學者主張自由放任經濟從未成為任何一個國家的主要信條,並且至19世紀末,歐洲國家採用貿易保護主義和經濟干涉主義。

法國二戰後,戴高樂及其領導的戴高樂主義政黨主張在教育和基礎建設上投入大量資金,並與美英保持距離,與社會主義的左派法國社會黨主張大規模的國有化、實施市場經濟管制與財富再分配措施相似,但帶有民粹主義民粹主義色彩,並與天主教會基督教民主主義所連結。

詞意

右派一般並沒有準確的定義,因為這詞的使用往往是根基於輿論上。對於這兩詞的區分也有許多不同的看法。

  • 保守主義:現代的保守主義主要包含經濟自由主義及雖然在一些國家裡「右派」和「保守派」往往被視為同義詞,主張保守,穩妥、秩序、漸進、緩慢的改革方式,強調維護舊有傳統,保守主義的政黨會被稱為右派。但這一區分在討論左派右派的光譜時很少獲得重視。
  • 公平程序古典自由主義強調程序的公平,自由市場便是例子之一。自由意志主義學者羅伯特·諾齊克便是強調區分「歷史過程」和「最後結果」兩者的20世紀知名理論家之一[18]。但另一方面,現代自由主義的支持者如约翰·罗尔斯則主張左派的政策也是使用以過程為根基的推論[19],而一些新保守主義者傾向使用軍事手段建立民主才是屬於最後結果。
  • 不介入經濟救濟:通常,政治上的爭論都是聚焦於政府究竟應該(干涉主義)或不應該(自由放任)介入經濟以救濟貧窮的問題上。諾蘭曲線將這個差異作為左派和右派兩大差異的軸線之一。不過,政府的干涉並不一定就代表重新分配財富或平等主義的政策:一些形式的干涉是為了滿足某些財團公司的利益,例如社團主義的政策。所以左派往往支持对于少数民族、中下层民众等弱势群体进行援助、保护,而右派偏好顺其自然、自由竞争,即使其结果是造成主导种族、阶层对政治和经济的掌控。
  • 小政府:政府的大小在這裡可以視為是政策和立場的差異,雖然政府雇員的數量通常被用以作為主要指標,但自由市場是基本主義。不過,一些人也注意到某些政治流派如無政府共產主義自由社會主義的存在與這種政治光譜不相合,反而如同諾蘭曲線一般垂直於左右派之外。
  • 自由主義:提出這種區隔的是哲學家諾貝托·波比歐(Norberto Bobbio)和Danielle Allen。波比歐主張唯一準確的左右派差異是有關人們對平等理念的態度,因為左派只會想要保護或促進平等,而右派只會維持或增加不平等。左派和右派也同樣宣稱同時追求平等和自由兩者,然而他們對這兩詞卻又有不同的解釋方式,右派的自由主義體現在經濟自由主義,主張減稅及減少政府對市场經濟的干預,強調自由在於越少的政府干預(即傳統的保守主義思想);左派則体现在社會自由主義,主張向富人加稅及增加政府對市场經濟的干預,強調自由在於政府应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並達至平等。
  • 宗教自由:當今的左右兩派均認同政教分離及保障宗教信仰自由,但對於宗教團體在社會及政府的角色有顯著分歧,這種差異在美國、印度和歐洲國家特別明顯(歐洲不少国家存在反教權主義的传统,),有時候也包含中東;左派強烈主張政教分離;主張政府及宗教組織應該分離,宗教組織不應牽涉政府;右派則強調应保障宗教組織在政府及社會的角色。
  • 個人主義:不過,1960年代的反文化浪潮便是以強調個人自由為特色,而這波浪潮主要則被歸類為左派,而在宗教/現世的衝突上,現世主義者往往更傾向於強調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超越集體的信仰價值。
  • 文化支配法律:這個公式是由美國的參議員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提出才為人所知的,但最早則是由埃德蒙·伯克所構想的。
  • 強大的國家主權:一些左派團體可能會被右派視為恐怖份子、但卻可能被左派視為自由戰士。右派的運動通常支持捍衛國家的主權並反對其變動。
  • 保護國家利益:經濟民族主義贸易保护主义在左右兩派都可以發現,左派的保護主義是以確保國內的工作機會為目標,保護本土企業及反對自由貿易;而右派的保護主義則是為了保護本國的公司和經濟。
  • 認為人性和社會為固定性的為右:這是先天与后天之間的爭論例子之一。最先以此定義左右派的是美國經濟學家湯瑪斯·索威爾(Thomas Sowell)。
  • 資本主義:這是近代最廣為所知的分法,多數媒體中提到左右派時也多半是指此種分法。這裡的社會主義泛指高税收、高福利、高政府干預調控的政治体制,而不一定是共產黨主張的無產階級專政

左派與右派都是相對而言,在不同背景下兩者主張的具體內容不會相同,不能以靜態的「主義」或「階級」劃分。兩詞是相當廣泛的形容用詞,用以作為一種廣泛的辯證法解釋方式,可以用作形容或區分一種政治立場、一種政治意識形態、或是一個政治黨派。除非是將其套用至多維的政治光譜上,否則這兩詞通常是用以描述兩種完全相對的立場。「左派」、「右派」、「中間派」在世界各國家或地區的政治情勢中的定義不相同。

歷史

右派曾經是指自由意志主義者,支持建立在經濟自由之上的分散經濟,擁護所有權自由市場自由貿易的相關政策。有部分人聲稱經濟自由與右傾政府有關。[20]他們指責左派支持計劃經濟平等原則。自由意志主義者主張限制政府權力,以保護人民權利。美國總統雷根曾在專訪中說:「我完全相信保守主義是自由意志主義。」[21]

經濟自由主義理論——古典自由主義的經濟部份——大部分是由亞當斯密啟蒙時代所建立。亞當斯密主張政府對於經濟的干預應降至最低,但並不反對由政府供應基本的公共財,如道路、隧道、學校、橋樑和其他私營實體無法有效執行的基礎設施[22][23]亞當斯密希望能依使用比例繳納費用(如過路費),但也接受稅金的必要性,主張稅款應與各人所能負擔的成比例。

私有財產和個人契約是經濟自由主義的基礎。這些理論始於18世紀,當時主張,如果每個人保留自己的經濟設施,追求個人的最大利益(看不見的手),而不是受到國家控制,如此一來將會出現一個合諧且平等,繁榮的社會能自發秩序。[24]該理論中,應該要存在著最低標準的公共資訊和正義,並且不允許任何人脅迫或偷竊。亞當斯密也主張,可用報復性關稅以實現自由貿易,用著作權商標去激勵創新。[23]經濟自由思想促進了18世紀末邁向資本主義經濟體制的運動,及之後重商主義制度的瓦解。

而在自由主義者眼中,右派被視為保守的威權主義者,極右派則是支持社團主義[25]

一些人將種族民族主義和部分形式的民粹主義,與右派連結在一起,形成右派民粹主義[26][27]

根據一些法西斯主義的自由派學者,法西斯思想中同時受到左派與右派的影響,而法西斯主義在歷史上曾抨擊共產主義自由主義保守主義。一個可能是連接右派與法西斯主義的是社團主義。但許多學者認為法西斯主義是在這些觀點中找尋第三種道路。[28][29][30][31][32][33][34][35][36]羅傑·葛里芬主張法西斯運動更為右傾,並已與極右派糾結在一起。[37][38]

社會秩序

許多右派思想及運動支持社會秩序。最早的法國右派稱為「秩序黨」,主張法國需要一位強力的政治領袖來維持秩序。[39]以整頓法國大革命造成的內亂,這類型的右派主要是資產階級,與傳統貴族及保皇黨不同。

由約瑟夫·德·邁斯特創立的拉丁保守主義堅持對秩序的需求。邁斯特與更早的托馬斯·霍布斯相同,主張獨裁專制為防止暴力騷亂的唯一手段。逃離法國大革命後,邁斯特轉為支持極端自由主義思想,特別是盧梭的「普遍意志」理論。邁斯特也反對18世紀末期至19世紀初一些君主政治的準世俗主義和自我放縱,並主張國家與宗教不可分離。邁斯特的拉丁保守主義原則受到西班牙獨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的採納。

原教旨主義者常支持使用政治力量去維護他們的宗教信仰。[40]傳統右派偏向支持法律及道德上的權威。但與宗教右派或民族主義右派相比,自由意志右派是反權威主義。

傳統

右派的信念常見於對傳統的支持。但傳統主義者所追求的傳統應追溯至何時並不明確。評論家有時認為右派人士所提及的歷史傳統根本不存在。從歐洲文藝復興啟蒙時代,希臘及羅馬傳統常常被引用來作為支持由君主制轉變為民主思想的論點,這在現代是被歸於左派。同樣的,早期的伊斯蘭帝國在許多方面比當代保守伊斯蘭人士更為自由。

傳統主義強調自然法原則、卓越的道德秩序、傳統習慣等級制度和組織統一性、農本主義、古典主義和高級文化、愛國主義地方主義區域主義[41]可以說是親近反動反革命思想。部分右派運動支持者會接受這些稱呼,蔑視西方文化自啟蒙時代以來就連結在這些稱呼的汙名。過去許多傳統保守主義者主張君主主義

傳統主義從一開始就以各種形式存在,但在18世紀,現代傳統保守主義形成,一直到20世紀中期的美國依然是有組織的知識力量。傳統主義可見於美國大學教授團體(被大眾媒體稱為「新保守主義者」)的著作中,他們反對個人主義自由主義現代性社會進步的想法,並主張宣揚文化與教育的重建復興[42],恢復對於T·S·艾略特所說的「永恆事物」的興趣(那些世世代代延續下去的真理與廣大社會中的基本制度如教堂、家庭、國家和社區生活)。

「家庭價值」在不同文化中有著不同意義。20世紀末至21世紀初,該詞彙常用於政治辯論中,特別是社會和宗教保守主義者,他們認為自二戰結束以來家庭價值不斷衰落。[43]一些右派政黨常將「家庭價值」當作慣用政治術語,如美國共和黨。右派的「家庭價值」支持者普遍強烈反對墮胎安樂死同性戀婚前性行為外遇左派女性主義者則經常指責右派支配父權性別角色

民族主義

在法國,民族主義最早是屬於左派與共和黨人思想。[44]

屈里弗斯事件後,民族主義成為右派以及極右派的主要特徵。[45]右派民族主義者贊同種族民族主義並主張定義一個「真正」的國民身份,並加以保護不被不屬於同樣身分及汙濁不潔的元素傷害。[39]他們也主張社會達爾文主義,將「適者生存」的觀念運用在國家與種族。[46]

與右派民族主義相關的是文化保守主義。文化保守主義通常在面對外部的變革勢力時會支持保護國家或文化的遺產。這裡的文化可能大如西方文化中華文化,或小如台灣。文化保守主義者試圖適應過去留傳下來的規範。這些規範可能是不切實際的,像是要求保留英國常衡、反對公制的反公制運動。它們可能是制度性的:在西方包括了騎士制度、封建制度,以及資本主義政教分離法治。文化保守主義者時常主張舊有體制已經適應某一特定地點或文化,因此應予以保留。其他人主張人民有權擁有自己的文化規範、特有語言與傳統。

其他

社會、反共、經濟、宗教等亦可能帶有右翼色彩。

各國(地區)右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