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新版用字:「」。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Unicode扩展汉字

令和
2019年 -
政权 日本国
君主 德仁
历时 1年73天
令和在日本近现代时期的位置

令和(日语:令和れいわ Reiwa */?)是日本今上天皇德仁年號,也是日本現行使用的紀年稱號,選自日本古籍《萬葉集》當中的詩句「初春月,氣淑風[1],為日本首個引用典故非中國傳統典籍的年號。該年號於日本時間2019年5月1日零時整正式啟用,取代前任天皇明仁的「平成」年號[2][3]

今年是公元2020年,即令和2年

改元

日本内阁官房長官菅义伟公布「令和」年号,其手举书有年号的纸牌由內閣府的辭令專門官茂住修身书写[4]
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安倍晋三在记者会中对新年号的含义作出说明。
关于改元的政府公报,刊登于2019年4月1日的《官报》。

2016年8月8日,時任日本天皇明仁发表全国电视演说,向国民表达生前退位的意向[5]。2017年6月16日,日本政府公布仅适用于明仁的《天皇退位特例法日语天皇の退位等に関する皇室典範特例法》,同年12月1日的皇室会议商討後,決定明仁於2019年4月30日「生前退位」(讓位日语譲位)、時任皇太子德仁親王於5月1日繼位並更改年號

2019年4月1日上午9時30分至10時8分,日本內閣召開專家座談會[註 1][6],並且在10時20分聽取两院正副議長的意見之後,立即召開臨時內閣會議日语閣議 (日本)作出關於新年號的最終決定,再由宮內廳長官山本信一郎日语山本信一郎、宮內廳次長西村泰彥日语西村泰彦分別赴皇居御所向明仁、東宮御所向德仁親王報告[7],後於11時40分由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總理大臣官邸公布[8]新年號為「令和」。同日,日本外务省向获日本承认的195个国家[註 2],以及联合国欧洲联盟等国际组织通告新年号的羅馬字拼寫为“Reiwa”[10]

此次新年號選定過程中,除獲選者「令和」外,據報其餘候選年號共有5個,分別為「英弘」(英弘えいこう Eikō〔Eikou〕)、「久化」(久化きゅうかきうくゎ Kyūka〔Kiukwa〕)、「廣至」(広至廣至こうしくゎうし Kōshi〔Kwautsi〕)、「萬和」(万和萬和ばんなばんわ Banna〔Banwa〕)與「萬保」(万保萬保ばんぽう Banpō〔Banpou〕);此外,据讀賣新聞報導,同樣出自日本古籍的「天翔」(天翔てんしょうてんしゃう Tenshō〔Tentsiyau〕)一詞亦一度是新年號的有力候選,但因已有同名的葬儀社,不符合年號遴選標準而作罷[11][12]

最後,「令和」獲大多數專家支持而中選。而「令和」的提案者可能為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名譽教授中西進日语中西進[13][14][15]

資訊系統更新

為因應新年號更替,日本政府督促各級政府機關以及民間企業,能在新年號公布到正式啟用期間完成資訊系統的更新作業[16]。由於「令和」在英文(或羅馬字)可寫作「Reiwa」或「Leiwa」,日本工業規格確定以「R」做為英文表記[17]内阁府官房总务课负责人答覆媒体指,会与公文书写法保持一致,採平文式罗马字写作「Reiwa」[18]

统一码联盟已在Unicode中預先存留码位U+32FF (目前在部分作業系統上無法顯示,而變成一個框),以作为“令和”的全角年号符号,显示为“⿰令和”(左“令”右“和”)[19]。同年5月7日發行的Unicode 12.1.0版,已經將U+32FF正式指定為「[20][21]

微软于2018年8月开始给出新年号有关的逻辑,开放有关人士进行测试[22],并且于2019年4月25日开始对当时仍受支持的所有Windows操作系统版本,包括Windows 8.1Windows 7 SP1Windows Server 2008 SP2之後的Windows Server等,进行有关的推送更新[23];而对于Windows的最新版本Windows 10 1809版,虽然因计划中的其他更新内容没能就绪而推迟更新,但仍于2019年5月1日当日推送KB4501835紧急更新,以支援令和年號[24];Windows 10 1903预览版(慢速和发行预览通道)亦于2019年5月2日实现更新[25]

蘋果公司在作業系統macOS14.4.5版iOS12.3版加入了對於日曆顯示令和年號的支援[26][27]

手语表达

在年號公布當日,日本全國手語研修中心下属的日本手語研究所開始商討「令和」如何在日本手語中表現,并提出9個预选方案。最後,研修中心在2019年4月2日於京都府舉行記者會,決定「令和」的表現方式為「將聚集一起的五個手指,隨著手臂慢慢伸出而放開」。日本手語研究所的高田英一所長指出,將聚集的手指放開的表現方式,是描述梅花在春天盛開的情境,手臂的伸出即意味著「向未來邁進」[28]

年號典故

萬葉集·卷五·梅花歌卅二首·並序》印本中的相应段落

年号“令和”的直接来源是日本古代诗歌总集《萬葉集·卷五·梅花歌卅二首·並序》收錄大伴旅人的漢文序言部分:“于時初春月,氣淑風,梅披鏡前之粉,蘭薰珮後之香[29]”;「令」為美好,而「和」則溫和,即美好溫和之意[30][31],是首個引用日本經典而非中國古籍的年號[2]

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晋三在新年號公布後召開的记者会上表示新年號蘊含「文化在人們相互貼近的美麗心靈中誕生並茁壯成長」的意涵[32]。日本外務省在4月3日對駐外使領館發出指示,指示其對海外說明「令和」具有的含意是「beautiful harmony」(即「美麗的和諧」)[33]

与此同时,相關学者认为“令和”及其出处《万叶集》都受到中国典籍的影响[34]。在日本岩波書店出版的《新日本古典文學大系·萬葉集(一)》一書中,對“令月”的補註中提到东汉张衡归田赋[35][36]。《万叶集》此句与《归田赋》的「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意境相仿[37],“气淑风和”则另有可能化用自东晉王羲之兰亭集序》中的“天朗气清,惠风和畅”[37][38]。比大伴旅人年代稍早的唐代薛元超諫蕃官仗內射生疏》也出現“時惟令月,景淑風和”類似筆法[39][34]。對於「令和」與《歸田賦》等文之間產生連結,部分中日網友認為「無法逃避中國的經典影響」[39]

按照日本媒體的報導,雖然時任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在年號選擇的過程中有表達過「如果年號的來源是日本的作品的話那也不錯」的想法,但由於日本漢文古籍中有不少都是引自中國典籍,因此也有考慮從中國典籍和日本典籍兩方面共同作為來源的年號名稱[40][41]。對此有日本評論文章認為,這是在未能獲得皇室支持的情況下所達成的妥協方案[42]

由於「令」字在當今漢字文化圈多有「命令」的意思,有日本漢字學家曾經把「令和」年號解讀為「使之和」[43]美聯社紐約時報在年號公布後初期曾把年號翻譯成「秩序與和平」(英語:Order and Harmony[44]

年表

令和元年(2019年)

新年號發表當日(2019年4月1日)聚集於東京新宿ALTA日语新宿アルタ的大螢幕前觀看年號發表電視轉播的群眾
德仁即位后第一次接受朝贺